制杖唐远川

【魔道三尊】用餐场合

笑炸了哈哈哈哈哈哈

渊昭:



现代AU,KUSO向。兄友弟恭设定XD~




OOC仍旧是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啊!




走起!








聂明玦,蓝曦臣,金光瑶————他们三个坐在一起吃晚饭。




地点是街边的一家大排档。




连着下了一整周的雨,人在屋里闷得简直要发霉。今天刚一放晴,蓝曦臣就接到三弟给发来的短信。




“晚上约操吗?”




......他握着手机一时面色复杂,不知该如何回复。先是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深吸一口气,再重新核对了左上角发送人的姓名备注。




【矮瑶】




没错啊!




毕竟字里行间表达的意思简直不堪入目,他也没想到三弟弟已经奔放到白日宣淫的地步。这让大哥看见还得了!




于是他就截屏给十分了得的聂明玦发了个短信。




“大哥你看。”后面是金光瑶的短信截图,无需多言。




接着手机就叮咚一声,他以为对方秒回,一打开又是金光瑶的消息。




“手癌!!!晚上约串吗!!!”




......他接着犹豫,然后又是短信提示音传过来,是聂明玦的消息。




“金光瑶就在我身边,晚上约操吗?”




......




“约。”




管他约串约操————蓝曦臣想了想,分别给了两人回复。




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两个人在街边一张桌子旁坐着,沿街张望迟到的人。




“二哥你到了没?到了?到了我咋没看见你人呢?”




金光瑶握着手机站起身四处张望,然后回头一拍聂明玦肩:“大哥你找找,二哥说他到了。”




聂大个儿应一声,只把视线从手机屏幕里拔出来,抬头扫视一圈,然后指着西边马路对岸:“那儿。”




......我他妈站着都看不见你坐着抬个头人就找到了你可别蒙我哦!




金光瑶不服气的想,他转身往西边看去。明晃晃的高级酒店大招牌,霓虹灯闪闪发光。酒店门口停满车辆,迎宾小姐站在玻璃门前挂着礼貌的职业微笑......




斯文败类站在门口犹疑地想要进去。




“二哥!这儿!”




金光瑶撂下手机冲着马路对面嚎出超越他个头的声音高度,完美压过满大街的鸣笛声。




蓝曦臣闻声转身,朝他终于挥挥手,激动地也用同样的声音冲着手机大喊一声:




“我看见你啦!”




刚把手机又放在耳边想问问他听见没有的金光瑶差点被音浪轰过去。




他留心锁了车门过马路,看见自家三弟十分激动地冲过来挽住自己的手。




“二哥前来,金光瑶有失远迎!”




“使不得使不得!三弟何必行如此大礼!”




两人跟戏精上身似的互相打招呼,一般都是最小的那个先开始犯病,蓝曦臣日常附和。聂明玦才不去管他俩吃没吃药吃没吃错药,反正都一样。




他把身边椅子一扯,敲敲桌沿让他俩坐下别丢人了。坐在四面吹风的路边,还他妈非要分出个主客位置。蓝曦臣和金光瑶哼哼唧唧让个没完,你先坐你先坐————不不不你先坐!必须你先坐!




聂明玦看的不耐烦:“最后一个坐下的结账。”




话音落下,两道影子同时长腿一跨,目光相接的瞬间便是火石电光!




然后他俩朝着一把椅子抢身过去。




“嘎嘣!”




塑料椅腿隐隐有断裂之势。




蓝曦臣坐在椅座上,金光瑶坐在他腿上。两人一起抬头看着聂大哥。




“谁快?”金光瑶问道。




“还用说————”蓝曦臣得意一笑,腰腹收紧持力一顶跨:“当然是我!”




“哈啊!”金光瑶配合地叫出声。




“............”




我今天到底为什么要和这两个傻逼出来吃饭?




聂明玦看着身边的好几把椅子想。












“好久不见,小聚一下。”聂明玦做席上发言。




不是昨天才视频过?蓝曦臣想,然后他夹了个花生豆放进嘴里。




金光瑶抓上一把,坐在两人中间,各自保持一定安全距离,但又和餐盘饭桌亲密相近。地上放了啤酒,聂明玦垂手把一提都撂到桌面,划破塑料膜后冲服务员要开瓶器。




对方扭头在箱子里翻,一无所获。生意太好,开瓶器早让人借的没影。他如实向聂明玦说明情况,表示你要不等着从头里那桌传过来再使?反正就是一会儿的功夫。




金光瑶说哪一桌啊?从哪一桌传过来啊?他边说边抬头往远处看看,什么也没有嘛。




服务员陪着笑说,不好意思,你得站起来才看见。




诶我这暴脾气!




手里吃干净的花生皮一摔,金光瑶双手撑着桌面就要站起来。




聂明玦一巴掌摁住头顶把人压下去,面容冷酷地抄起一瓶啤酒,往嘴里塞进去。




蓝曦臣伸手就拦:“大哥大哥,等等也行!”




“咯嘣!”




一缕云烟模糊了聂明玦的面容。




他把嘴里带锯齿的瓶盖吐出来,对服务员说:




“赞不赞!我这松弟赞不赞!”




“赞赞赞————呃不站不站不站!”




对方转身就要走,觉得是非之地少留为妙。




过一会儿他亲自把开瓶器给送过来。




“您老用吧。”




金光瑶十分感动,大哥又一次为他出头,还是在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上。




他拿着开瓶器站起身,充满敬意地看一眼大哥,表示今天————自己要为大哥打开所有的酒瓶!




金光瑶对着满桌瓶子开始较劲。




忽地身边一只手拦住他,聂明玦十分倨傲地斜眼看着饭桌:




“不必,我们不用这劳什子!我亲自来。”




后来金光瑶便和他二哥一起目睹聂明玦的花式开瓶术。




两个玻璃瓶一上一下握好,瓶口冲下的酒瓶往斜上方一别,咯嘣!




另一个未打开的酒瓶,用瓶盖锯齿抵在打开的瓶口边缘别劲儿,咯嘣!




他手里跟翻花似的炫技,咯嘣咯嘣咯嘣!这一过程循环往复,桌子边上另外两个人看的目瞪口呆,直到聂明玦如法炮制地撬开所有啤酒瓶,那个开瓶器都被扔在一边孤独寂寞冷。




好几桌过来要开瓶器的人都被聂明玦着开红了眼的架势吓得往后退,一点也不敢上前。




蓝曦臣尴尬地咧嘴一笑,拿着开瓶器亲手送到对面桌上。




“给您。”




聂明玦循声而望,才接过去的哥们被吓得又一把扔回来。




“不不不不您用吧还是您用吧!”




“大...大瓶起子————不是不是!大哥!”




金光瑶冲上去一把扑住聂明玦。




“别开了!喝不完了!!!”




“这才多少瓶?你就喝不完了?”




“可你把旁边桌放在地上的啤酒也拎起来开了啊!”










聂明玦的名声迅速在这小小一片烧烤摊传开。




似乎连隔了一条马路的对家也声闻此事,张望着冲这边看。




他毫不在意,问两个弟弟要吃什么,大哥去给你们要。




蓝曦臣和金光瑶同时“别别别别别”地拦下。最后决定由看上去更面善友好的金光瑶前行。




毕竟蓝曦臣还穿着一身西装,他看上去就像是卫生部检查食品安全情况的探子。




“脱了吧,不热?”




考虑到大哥兴许还没从开瓶子的亢奋劲头里解脱出来,于是蓝曦臣乖乖脱了西服外套把它抱在怀里。




他瑟瑟缩缩地抱着衣服,蜷了腿坐在一边。抬眼小心打量眼前杀气还没完全散去的聂明玦————那模样看上去十分惹人遐想。




霸道黑老大和他的总裁小情人。




金光瑶在烧烤架前选菜,看一眼两位兄长后脑补的哈哈哈哈直笑。




路过的陌生人绕开他走。




这傻逼端着金针菇瞎高兴什么呢?




“大哥,你看阿瑶。”




蓝曦臣试图转移话题缓和一下聂明玦的心情:“你看他对金针菇笑的多开心啊。”




“莫非是本家?”




聂明玦歪着头思考。




“大哥二哥!你们要吃什么!”




金针菇精蹦蹦跳跳地过来,询问他们。




“羊肉,鱼,土豆,金————筋,蹄筋!”




对方看着他慌乱地改口,不明所以:“二哥呢?”




蓝曦臣想了想,犹豫不决。他才打算张嘴报菜名,只说了一个“要”字,剩下的话音紧接还没有着落,身边聂明玦便突然猛地一拍金光瑶后腰:




“快去!烤出来了!!”




“哎!”




金光瑶连碰带跳地冲过去抢串。




过会儿端了满满一盘子回来分。




“我的金针菇,大哥的肉串。二哥给你,你的腰子。”




“我...我的腰子?”




聂明玦一口啤酒呛到嗓子眼。




“你不是要腰子?”




“我说的是————”




金光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辛辛苦苦抢来的,你就说吃不吃?”




蓝曦臣睁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向聂明玦。




后者事不关己,扭头咬了一口鱼。




金光瑶堵在跟前,毫无商量余地。




“为什么你和大哥都这么多花样,就我只是一把烤腰子!”




“因为你只要了这一种!”




“都说了我没有!!!”




“你没有腰子???”




蓝曦臣被这句话噎得欲哭无泪,自暴自弃地张口咬下一个。




“说着不吃,还一口一个!”金光瑶鼓着嘴坐下,把金针菇端到自己面前,对于蓝曦臣的拒绝十分不满。聂明玦举着肉,左边二弟吭哧吭哧和腰子较劲,右边三弟残害同族。




他自己又喝了一口酒,突然惊觉怎么开了这么多瓶盖。










“光这么干喝酒多没意思,咱们玩点啥?”




蓝曦臣抽一张纸巾擦擦手上的油,对着埋头猛吃的两人很不满。




聂明玦抬头看他:“腰子都吃完了?”




“......你要骚死我啊!”




他一指烤盘上摞的铁签子:“我实在吃不动了,你们随意吧。”




“二哥真搞笑,出来撸串没吃上啥,啃了一肚子腰子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笑的“嗝儿嗝儿”的。




聂明玦又一巴掌拍在人后背,提醒他老实点别找削。




蓝曦臣“哼”一声,看在大哥的份儿上没有回怼他。




老好人也是有脾气的好吧!!!




“你要玩什么?”




聂明玦主动把话题转移过去,也觉得这么多啤酒干喝实在没意思。更何况都是自己造的孽,心头涌上了一丝拉愧疚感。




“咱们...行酒令吧?”蓝曦臣托着下巴想了想,提出建议。




另外两个人高深莫测地看他一眼,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上次姑苏精英蓝曦臣撸袖子敞怀,一条腿踩在板凳上叱咤风云划拳大喊“哥俩好啊五魁首啊六六顺啊”的惊悚场面。




“还是不了...”聂明玦体贴地说。他真的受不了二兄弟喝醉撒疯的闹腾劲,那简直是一百个金光瑶围着自己转圈跑哈哈哈哈狂笑都没法比。




“二哥你别忘了,你今天开车来的。”




“我知道,我就教给你们玩。”他顿了顿:“你们俩输了喝酒,我输了...”




“你输了就吃腰子,吃完为止。”




蓝曦臣顿时觉得这兄弟情分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聂明玦抬抬手,把幸灾乐祸的三弟安抚下来:“玩是可以,换个花样。上次太闹腾了,小摊子离家怪近的,我怕熟人看见。”




蓝曦臣疑惑,突然反应过来,猛地低头向桌下看去,发现聂明玦和金光瑶都穿着拖拉板来的,清凉的不得了。




“卧槽我知道了!你们俩选了个离家近的摊子,吃完就晃着回去了!我还得开车跑出去半个城————你们也太阴了!”




“我们,只阴有钱人。”金光瑶眯着眼睛笑道。




“嗯,所以换个玩法。大呼小叫影响不好。”




“那你还咯嘣咯嘣开了二十多个酒瓶子!”




聂明玦转头喝一口酒,权当没听见。












“听好了,我教你们个新玩法。”蓝曦臣拍拍手,把两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来。




“这个游戏叫‘动物园’。令官说————动物园开门了...并要求动物的特性,你们就轮流地报出符合特征的动物名字,速度要快!重复或打磕绊的就算输,并在下一局充当令官。”




蓝曦臣说的很清楚,并且貌似很有意思的样子,于是这个游戏便全票通过。




“那我开始了。”他从椅子里坐直,兴致勃勃地道:“动物园开门了————天上飞的!”




“老鹰!”金光瑶率先抢到。




“大雁。”聂明玦不慌不忙。




“天鹅!”蓝曦臣也加入队伍。




“喜鹊!”




“家雀儿。”




“麻雀!”




“停————!”




聂明玦和金光瑶同时叫停,不怀好意地看着蓝曦臣。




“你说错了二哥!”金光瑶道:“你重复了。”




“我没有啊!”




“刚才大哥已经说过的‘家雀儿’,你又说了一遍。”




“嗯???”




“我给你说————在北方,麻雀又称作家雀儿。”




卧槽...蓝曦臣突然想到。一个河北的一个山东的,我他妈玩个屁啊!




不雅不雅,太不雅了。










蓝曦臣咬下一个腰子,都凉了...




“再来!”他恶狠狠地说道。




“动物园开门了!地上跑的————驴!”这次蓝曦臣抢先。




“牛。”金光瑶说道。




“等等!”蓝曦臣大喊一声:“牛跑得动吗?!”




“......二哥你莫不是吃腰子吃傻了?”




“我也没见过牛在草地上跑。”聂明玦若有所思。牛这样的动物不是很温和的,整天都慢吞吞吃草的吗?




“看过斗牛没有!斗牛的!”金光瑶简直抓狂。




“哦~!”这次两人异口同声,全票通过。




“该我了,马。”聂明玦接过。




“马......”蓝曦臣迅速在心里涌上一句俗语————是骡子是马...




“骡子!”他喊道。




这下聂明玦和金光瑶又都默不作声,只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我怎么了?我没有说错!你俩说过骡子吗?!骡子又是你们北方什么动物的另外叫法吗?”




“没啊,没重复。”聂明玦突然温和地笑了一下。




......看见聂明玦卖萌,这兆头实在不好。




“二哥啊,你知道骡子是驴和马的杂♂交吗?你知道吗?”你们南方知道吗?”




“不是人家南方人的锅,就这家伙不知道而已。”聂明玦耸耸肩。




“杂♂交怎么了?这重复了?”蓝曦臣仍旧据理力争,没错啊!




“花式双重,吃吧。”金光瑶似乎十分惋惜,又把腰子递到了蓝曦臣嘴边。




蓝曦臣面无表情地看着烤腰子,万念俱灰。




然后他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抄起了桌上的啤酒瓶。




“拦住你二哥!”聂明玦当机立断,伸手就去抢玻璃瓶。




蓝曦臣连喝都没来得及。两方力道一僵持,聂明玦估计吃了肉手油没握稳,顺着瓶壁手就出溜下去,蓝曦臣还绷着劲,冷不防“哗啦”一声被抢的洒了一脸。




“......”




我他妈真是,造了孽才跟你们结拜。












蓝曦臣想的是,自己干脆喝了酒,这样往后几把无论被他俩怎么坑着输,都不用再吃那恶心的腰子了。




他现在湿哒哒地坐在两人面前。




“二哥...”金光瑶心里落了不忍:“身上有酒气没关系,不算酒驾的。你还是可以跟我们一起行酒令吃腰子。”




......我难过的是这个吗?




行走的瓶起子聂明玦今晚头一次迈出小方桌的距离以外,对着服务员又要了点纸巾,结果人家看在他威名远传的份上,还给了一条干毛巾。




“对不起对不起。”聂明玦给蓝曦臣擦脸的力道活像洗土豆,手指用着劲狠搓:“我没拿住,你也别难过了。”




今晚可谓是又创下了蓝曦臣人生中“最尴尬事件榜”记录。值得一提的是,其余几次尴尬事件也少不了聂明玦和金光瑶参与。




这俩人就像是组队来坑我的。




其实不然,只不过另外俩人脸皮厚,没有什么事能尴尬。




蓝曦臣还是安抚性地拍拍聂明玦的手,把毛巾自己拿过来。他脸上已经被搓红好几块儿,只不过现场谁都没带镜子,他也觉不出来疼,就又顺手抹了抹衣领和胸前湿的几处。




蓝曦臣的冷静和理智都被这半瓶子啤酒给浇回来,整个人清醒不少。他首先意识到今晚的第一个错误————主动赚吆喝。他不该作为游戏的发起人,以往都是金光瑶上赶着要耍......




那我也没看见大哥这么坑人啊!




那就是第二个错误:他今晚操之过急,不该那么在乎行酒令的输赢......




废话输了的话又要吃腰子啊!!!




蓝曦臣顿时陷入彷徨失落的情绪中,那今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聂明玦见平时最温润和蔼的二弟跟傻了似的坐在原位,一动不动,心想是不是把人打击坏了。他和金光瑶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后,又伸手像哄小孩子似的摸摸蓝曦臣头顶:




“曦臣别生气了,一会儿行酒令我俩让你。”




“就几个动物的事,我用你们让!?”蓝曦臣又开始憋屈。




“嗯,不用不用。”金光瑶笑笑,双手握拳曲肘由上而下做了个加油的动作:“二哥最棒!”




“哼,真是的...”蓝曦臣不满意地扯一扯嘴角,始终没办法给他俩一个微笑:“你俩也奇怪,行个酒令这么较真,胡搅蛮缠。都打哪儿知道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就是抱怨,没别的意思,也真没想得到明确答案,更不关心聂明玦金光瑶两个北方人咋就这么接地气,犄角旮旯的小动物称呼都知道。




结果他眼瞧着两位兄弟又对视一眼,金光瑶作为发言代表回答问题:




“动物世界。”










“每天都要看,看了首播看重播。”聂明玦补充道:“片头曲都会唱,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蓝曦臣一抖开西服外套:“两位兄弟见谅我家中还有妻小先回去了!”




金光瑶扑上去搂住二哥的胳膊:“你哪儿来的妻小?”




“搞搞清楚,那是你弟有妻小,你光棍。”聂明玦补刀。




“你弟都有小的啦?”金光瑶见蓝曦臣摇头,回身疑惑地问聂明玦:“大哥你看见了?还是听谁说的?”




“啊?”聂明玦也疑惑:“就那个...小苹果?名字起得好听,可爱啊!”




金光瑶同情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下线早...可你也不能这么傻啊。”




“所以说我下线早是谁害的!”




聂明玦无辜又愤怒。












“这堆啤酒怎么办?”




蓝曦臣真的打算回家了,再晚可是要被叔父念叨的。




“你干脆晚到你叔父都熬不下去睡着了,这样就能逃过一劫。”金光瑶提议。




“这都谁教你的坏点子!”聂明玦不满,又不学好!




“我们四弟————怀桑。”




聂明玦冷笑,不去理他,又转身看着桌上地上的啤酒发愁。三个人打打闹闹一晚上,根本没喝多少酒。扔了浪费,可喝了也不现实。




最后还是金光瑶灵机一动,又把之前的服务生找来:“兄弟咱商量个事。”




“您说。”这小哥很警惕,因为他今晚发现这桌客人没一个正常东西。




行走的瓶起子狂魔,斯文败类烤腰子变♂态,这位还是个金针菇精。




金光瑶友好一笑:“出来走跳,难免伤了江湖朋友之间的和气。我们打算以酒相敬,今晚多有冒犯,便过去了罢。”




“您到底要说什么?”




“让我们所有人————”金光瑶一脚踏上椅子朝夜空高呼狂喊:“今夜畅饮!酒水免费!都来这边拿!”




他一边喊一边狂挥手,争取让整片烧烤摊的顾客都看见自己。




聂明玦早拉着蓝曦臣噌噌噌过了马路躲在高级酒店门口的车旁边。




“大哥?”蓝曦臣不解:“我们不等阿瑶?”




“等,就在这里等。”




“......他一会儿再找不见我们,干嘛非得躲这儿?”




“因为...”




聂明玦凝重地说道:“那些啤酒打开归打开,可我还没结账。”




金光瑶此时还和夜里海面的一座灯塔似的,高叫着让大家都来这桌拿啤酒。其实场面根本控制不住,谁知道你拿的是开瓶的还是没开瓶的。




再说了谁要喝你那开瓶一晚上的酒。




有人放出酒水免单的狠话,老板巴不得抓住这个傻乎乎的冤大头,反正所有账都是记在他身上的。




金光瑶,在今夜,这条街,这个烧烤摊————也创造了属于他的传说。












最后蓝曦臣还是没能赶在门禁前回家。




他不得不把三人中最值钱的————汽车钥匙————押给了烧烤摊老板抵酒钱。




自己赶忙飞奔着冲出去找银行取钱。




聂明玦陪金光瑶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三弟失魂落魄面如死灰。




他又从身后不知那旮旯,手臂一伸就摸到一瓶啤酒。竟然还是没打开的。




聂明玦用牙硌掉锯齿瓶盖,咯嘣!递给了金光瑶。




“喊那么半天,辛苦啊。口渴吧?”




金光瑶抓着头发,僵硬地看着聂明玦。




“喝点。”聂明玦好言相劝。




“......滚。”




聂明玦收回手,看上去对金光瑶的态度很受伤:“这是该对大哥说的话吗?”




“不是。”




“那你现在该给大哥说什么?”




金光瑶迟疑,金光瑶坚定,金光瑶猛然醒悟。他看着聂明玦的双眼,在经历了一晚上的折磨后终于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最想对聂明玦说的那句话:




“聂明玦我操♂你妈!!!”










FIN.






聂大你看你挑的事!




之所以说聂大和阿瑶是北方人,其实这里是借用清河与兰陵在现代的地名称呼。一个在河北一个在山东233333~




至于南北方对小动物的认知,这里只是逗乐,无意引战,在此先道歉啦。




谢谢大家XD~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