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魔道祖师》阿箐人物分析——好姑娘永远衣襟带花

云遥:

义城的悲剧虽然只是全文中的一个插曲,每个主角和配角却都塑造得成功至极,但很多人都将目光放在了晓星尘、宋岚和薛洋身上——虽然这个故事本来就是他们三个之间的因引出的果——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那便是阿箐姑娘。


诚然,不论是明月清风、似柔实刚的晓星尘,还是傲骨凌霜、然过刚易折的宋岚,或是看似无害、其实恶毒的薛洋,都比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姑娘惹人注目得多了。但如果细细分析下来却能发现,无论是跟着晓星尘见证了全部、还是多次机敏地起了重要推动作用、甚至是最后孤注一掷要拉着恶人同归于尽,这个小姑娘都显得那么生动,作者给她的笔墨也不算多,但却能将一个灵动机敏、善良又漂亮的女孩的形象跃然纸上。


 


阿箐第一次出场时,我们还不知道她是谁。



突然,一道细瘦的黑影擦着他快速奔过。


这道影子来得极其突然,紧紧擦着他的身侧跑了过去,刹那间就消失在了浓雾里。


刚才那个贴着他溜过去的东西,跑得太快了,绝对不是人能达到的速度!


魏无羡道:“你刚才听到没有?”


蓝忘机道:“脚步声,竹竿声。”




为什么会有竹竿声?


因为阿箐那个时候已经是眼盲的状态了,且这根竹竿不单只是用来平日里行走引路的,后面有说过,她会用一种喀喀喀、哒哒哒,刺耳异常的竹竿敲打地面的声音来向过往的行人示警,告诉他们,义城不能进。


但是她跑的速度非常之快,快到连蓝忘机都说“留神,戒备。”,如果她从小就是一个盲人,是断断做不到这点的,此处就已经为后来说阿箐曾经看得见埋下了伏笔。


阿箐敲击地面的用意在下面一个部分就已经有了暗示。



静候半晌,一名世家子弟小声道:“又是它……究竟要跟着我们到什么时候!”


魏无羡道:“它一直跟着你们?”


蓝思追道:“我们进城之后,雾太大担心走散,便聚在一起,忽然之间就听到了这种声音。当时,并没有这么快,一下一下,响的很慢,还在前方的白雾里朦胧看到一个矮小的影子慢慢走过。追上去却消失了。之后,这声音就一直跟着我们。”


魏无羡道:“有多矮小?”


蓝思追比到自己胸口:“很矮,很瘦小。”




阿箐是在故意为他们引路,把他们引到安全的地方,不希望他们被卷到惨剧中去,所以才会让少年们“忽然之间就听到了这种声音,一下一下,响的很慢,还在前方的白雾里朦胧看到一个矮小的影子慢慢走过。追上去却消失了”,声音是为了吸引他们,但等他们跟着走远,她便悄然隐去。


这里顺便还对阿箐的形象做了一点描写,她是一个很矮,很瘦小的女孩子,看到后面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外表下竟然藏了那样聪慧善良又勇敢的心。


 


然而阿箐既然这样聪明,自然也清楚一直把人赶走不是长久之计,需要有一个有能力了结义城之事的人来把这一切终结,不然她终有一天也会消散在恶人手下,那之后又该怎么办呢?


于是她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时机,等待着有人能来结束这一切,终于,她等到了。



(金凌)在一座小城的客栈里暂歇,一天晚上,突然听到了敲门声。他当时在背法诀,还没休息,一听敲门就警惕起来。门外没有人影,喝问是谁,也不见应答。


这一夜却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一直听到水滴滴落的声音。第二日清晨,却被门前的尖叫声的惊到了。金凌踹门而出,一脚踩进了一片血泊之中,一样东西从门上方摔落,金凌往后一躲,这才没被砸到。


一只黑色的猫!


有人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门前上方钉了死猫的尸体,他半夜听到的水滴声,就是这只猫的血在往下滴。


金凌道:“换了好几间客栈和好几个地方,都是如此,我就主动追击,听到有什么地方莫名出现了死猫的尸体,我就追上去,一定要揪出是什么人在捣鬼。”


蓝思追道:“我们也是。每晚夜半,都会有一只猫的尸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有时是被子里,有时是汤里。追到栎阳,和金公子遇到了一起,发现我们在查同一件事,便一起行动。今天才追到这一带,在一块石碑前的村子里问了一位农夫,被指了义城的路。”


听讲述,无论对方是人非人,除了杀猫没有做别的举动。而杀猫并乱抛尸体,这件事虽然听上去和看起来都很恐怖,但并不造成严重的实际伤害。


而这种事,最容易引起人的好奇心和刨根问底的欲望。金凌和蓝思追等人,果然就追在猫的尸体后面跑了。


简直就像是被引过来的。


而且,他们是在栎阳碰到一起的。魏无羡与蓝忘机,刚好也是从栎阳那条路南下蜀东。


看上去,仿佛在刻意引导他们与这边的两个人聚头。




聂怀桑为了构陷金光瑶做的这些事恰好帮阿箐把蓝忘机和魏无羡带了过去,但因为先到的少年们资质尚浅,这城中又是危险重重,所以她又跟着他们为他们引路,并且在他们眼里大概阿箐也是危险物,足够让他们也去喊人帮忙了。


多么聪明的一个姑娘!


 


现在,帮手来了,人已经到齐,阿箐便在下一个部分现身,终于真的站在了众人面前。



正在此时,一阵清脆的竹竿敲地声突兀地响起。


这声音是紧贴着一扇窗传来的。而这扇窗被黑色的木板一条条封起。堂屋内所有世家子弟的脸色都变了,他们进城后就不断地被这个声音纠缠骚扰,已闻之变色。


魏无羡一靠近那条木缝,就看到一片白色,他还以为是屋外的白雾太浓看不清。忽然,这片白色向后退去。


他看到了一双狰狞的白瞳,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这条门缝。刚才他看到的白色,不是迷雾,而是这双没有瞳仁的眼珠。




这里写到,阿箐的眼珠是没有瞳仁的,白晃晃的十分可怖,看上去像是在暗示她向来眼盲,但若是看下去便会发现这一特征在很多处都起了作用——甚至于是,如果阿箐的瞳孔不是这样可怖,大概后面的许多事情都会不一样。


这里顺便借少年们的口说出了阿箐更多的外貌特征。



金凌抢先道:“白瞳。女的。很矮很瘦。长得还行。拿着一根竹竿。”


蓝思追想了想,道:“这女孩子大概到我胸口,衣衫褴褛,并且不太整洁,像是街头流浪乞儿的打扮。那根竹竿,似乎是一根盲杖,可能白瞳并非死后才形成的,而是她生前就是一名眼盲之人。”


一名少年(欧阳子真)道:“这位女孩子可能只有十五六岁,瓜子脸,很是清秀,清秀之中还有一股活力,用一根木簪别着长头发。虽然瘦小,但体态纤细。虽然并不整洁,但也不算肮脏,不讨人厌。”




白瞳,拿着竹竿,大约到思追胸口,打扮像街头乞儿,脸庞清秀透着活力,木簪束发,体态纤细。


只有十五六岁。


不知恶人究竟是如何狠得下心下这个手!


这里思追猜测她生前就是一名盲人,这句话其实对了一半,她死的时候确实眼盲,但在她死之前的那些时日,她是看得到的。


于是后面的少年们就开始分析这一点了。



又一名少年道:“看来那竹竿敲地的声音,就是她在行走的时候发出来的。如果生前就已经瞎了,死后化为鬼魂也会是看不到的,她必须依靠那根盲杖。”


另一名少年道:“可是,瞎子你们都看过吧?因为眼睛不方便,走路和行动都是慢悠悠的,生怕撞到什么。但门外那只鬼魂行动敏捷,我从没见过这么灵活的瞎子。”




这里已经离真相很近了,所以魏无羡把阿箐请了进来。


突然中间少了一块被魏无羡拆掉的门板,不光屋内的少年们,连窗外那只阴魂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戒备地举起竹竿。


可怜的小姑娘,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让一个本该天真烂漫的女孩子这样防人。


但是终究到了这个时候,阿箐知道自己终于可以找到一个可靠之人把一切和盘托出了,奈何她早已口不能言,又是一名乞儿,并不会写字,于是只是连比带划,像要告诉他们什么,用竹竿在地上写写又划划,乱七八糟画了一堆小人,教人完全摸不清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人。


阿箐对这个人一定非常戒备,因为魏无羡只挪去了目光,那少女(阿箐)的阴魂便忽然消失了。


来的人便是伪装成晓星尘的薛洋。


 


薛洋敢来,自然做足了准备,所以虽然后来被拆穿,却也利用身边的大批走尸控制住了跟着魏无羡的一群小辈,众人可以说是插翅难逃,就在魏无羡都开始思虑退路的时候,阿箐又一次出现了,那阵清脆的“喀喀”、“哒哒”的竹竿敲地声,响了起来。


因为此前阿箐表现出了对薛洋绝对的戒备,所以魏无羡明白他们一定不是一伙的,非但不是,还很可能是对立,于是当机立断,让少年们跟着她走,并且也慢慢明白了她之前敲竹杠很有可能也是为了保护这些小辈。


而且他也要跟着,因为阿箐昨日的话还未曾说完。


 


他们跟着阿箐,终于来到了一处小屋,那名少女(阿箐)的阴魂便倏然出现在一口棺材上。


阿箐示意他们打开棺材,然后魏无羡等人便终于见到了真正的晓星尘。


她听到棺材开了,摸摸索索靠了过来,把手伸进棺材里一阵乱摸,摸到这具尸体的面容,跺了跺脚,两行眼泪从瞎了的眼睛里流出。


这里便已经可以看出阿箐生前一定和晓星尘的关系非常好。


阿箐当然也没有忘记要把真相说出的最初目的,所以她默默流了一阵泪,忽然咬牙切齿地起身,对他们“啊啊”、“啊啊”的,又急又怒,极度渴望倾诉的模样。


 


问灵是不现实的,蓝忘机还在和薛洋缠斗,所以魏无羡选择了共情,而共情一开始的画面就说明了之前的一个猜测是正确的——阿箐最初并没有瞎,她是看得到的,只是擅演,又是白瞳,所以让人误以为她是瞎的。



她在溪水边挽好了头发,拍拍屁股一跃而起,拿起脚边的竹竿,蹦蹦跳跳地沿路行走。她边走边甩着那只竹竿,打头顶枝叶、挑足边石头,吓草里蚱蜢,片刻不停。前方远远有几个人走来,她立即不跳了,规规矩矩拿着那根竹竿,敲敲打打点着地面,慢吞吞地往前走,很小心谨慎的模样。过来的几个村女见状,都给她让开道路,交头接耳。她忙不迭点头道:“谢谢,谢谢。”


一名村女似乎看得心生怜悯,掀开篮子上盖的白布,拿出一个热乎乎的馒头递给她:“小妹,你小心点。你饿不饿?这个你拿着吃。”


她“啊”了一声,感激地道:“这怎么好意思,我、我……”


那村女把馒头塞到她手里,道:“你拿着!”


她便拿着了:“阿箐谢谢姐姐!”




这里阿箐就已经在装瞎,并且后面也说过,装瞎的游戏她能玩一辈子,永远都不会腻,也正是这个游戏让她接连遇到了晓星尘和宋岚,她对这个游戏的熟练程度在后面也让她成功骗过了薛洋。



阿箐在没人的地方就一路蹦,有人的地方就畏畏缩缩装瞎子,走走停停,来到了一处市集。


在人多的地方,她自然又要大显身手,把式做足,装得风生水起。一根竹竿敲敲点点,慢慢吞吞地在人流里走动。忽然,她朝一个衣着鲜贵的中年男人一头撞去,状似大惊大恐,连连道:“对不住、对不住!我看不到,对不住!”


哪里看不到,她根本是直冲这男人来的!


那男人被人撞了,暴躁地转过头,似乎想破口大骂。但一看是个瞎子,还是个有点漂亮的小姑娘,若是当街扇她一耳光,必然要被人指责,只得骂了一句:“走路给我小心点!”


阿箐连连道歉,那男人临走了还不甘心,右手不老实地在阿箐臀部上狠狠拧了一把。这一下等于是拧到魏无羡身上,感同身受,拧得他心里刹那间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鸡皮疙瘩,只想一掌把这男人拍穿入地。


阿箐缩成一团不动,好像很害怕,但等那男人走远,她敲敲点点走进一条隐蔽的小巷,立刻“呸”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只钱袋,倒出钱数了数,又“呸”了一记,道:“臭男人,都这幅德性,穿得人模狗样,身上没几个钱,掐着晃都晃不出一个响。”




 


所以其实阿箐最开始大概心里也是很有些狡猾的小聪明的,也曾做过贪图小利的这些偷盗之事,但是前面她又是处心积虑让少年们找人来又是一路护着他们,显然心性已经大改,短短数年,她究竟遇到了什么呢?


她遇到了晓星尘。


阿箐企图用同样的手法偷晓星尘的钱袋,可惜晓星尘既是修道之人,又眼盲已久,五感机敏非常,阿箐便失手了,还被晓星尘捉住。


但后来,先前那被偷了钱的中年男子好巧不巧找了回来,晓星尘便又救了她一回,见她可怜,还真的将自己的钱袋留给了她,就是这些琐事让阿箐决定跟着晓星尘走了。



阿箐喜滋滋地道:“那我跟着你吧!”


晓星尘勉强笑了笑:“跟着我做什么?你要做女冠么?”


阿箐道:“你是大瞎子,我是小瞎子,咱们一起走,刚好有个照应。我没爹没娘没地方可去,跟谁走不是走,往哪儿走不是走?”她十分聪明,生怕晓星尘不答应,看准了他是个好人,又威胁道:“你要是不带上我,不答应我,我花钱很快的,一下子就花光了,到时候又要去偷去骗,被人打老大耳刮子,打得找不着东南西北,多可怜呀。”


晓星尘笑道:“你这么鬼灵精怪,只有你把人骗得找不着东南西北,谁能打得你找不着东南西北?”


阿箐又缠又赖,又装瞎装可怜,一路巴着他。晓星尘说过好几次跟着他很危险,阿箐就是不听,连晓星尘经过一个村庄去除了一头多年成精的老黄牛也没吓走她,仍是一口一个道长,牛皮糖一样地黏在他周身附近一丈之地。跟着跟着,也许是看阿箐聪明喜人,胆子大,不碍事,又是个看不见的小姑娘,孤苦无依,晓星尘便默许她跟在身边了。




 


到了这里,阿箐终于被扯进了义城之事中。


 


她跟着晓星尘四处流浪夜猎,如果这样下去或许也挺好,可惜半道他们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


那便是薛洋。


阿箐一开始不知道那人是谁,更不知道那人秉性如何,她是觉得死活都很麻烦,所以不愿意晓星尘救他,还撒娇说脚崴了。小姑娘的直觉相当准确,可惜晓星尘发现了薛洋,并还是把他救了下来。


她不依不饶,又是搪塞说血腥气是哪家在杀猪宰羊,又是说那人应该已经死了,但天意茫茫,薛洋轻轻咳了一声,把阿箐所有辩驳全给堵了回去。


这里阿箐有个十分可爱的地方,她见原本是自己的位置被一个浑身血污的臭男人占了,说好的背她进城也黄了,撅起了嘴,竹竿在地上猛戳几个深洞。但她知道这个人晓星尘是非救不可的,不好抱怨。


她的动作灵动至极,终于让人知道她确实曾经天真烂漫,但又能审时度势,其聪颖在那时就可见一斑。


阿箐的这些性情在后面她缠着晓星尘要听故事时也能体现,晓星尘不肯讲,她就纠缠不休,在地上打滚,听完了晓星尘和薛洋的故事,她不高兴,就直接撒起泼来,薛洋说她偷吃他的糖,她还用力踢了踢棺材,表示抗议,她根本没有吃多少。


可惜多少真性情都会被残忍一点一点磨灭的。


 


阿箐非常讨厌薛洋,讨厌到连一眼都不想分给他,当然她就算是看到了薛洋的模样也不可能会向晓星尘示警——她根本不知道那些仙家仇怨,她连晓星尘的名字都不知道,而这个时候,薛洋醒了。


薛洋一开始不知道晓星尘没有认出他,听到他的声音自然警惕非常,那种目光犹如困斗的凶兽,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残忍和歹意,看得阿箐阵阵头皮发麻,理论上来讲只要薛洋开了口,晓星尘应当是能认出他的,可惜又是天命作弄,薛洋的嗓子受伤了。


一来二去,薛洋知道晓星尘没有认出他,又伤重在身,便换了一副笑脸,只是对阿箐是否眼盲开始半信半疑。


 


于是箐妹秀起了智商和演技。


 



好在阿箐从小撒谎撒到大,立即道:“你瞧不起瞎子吗?还不是瞎子救的你,不然你臭在路边也没人管!醒来第一句话也不感谢道长,没礼貌!还骂我瞎子,呜呜……瞎子又怎么样啦……”


她成功地调转了话题,偏移了重点,一副又不忿又委屈的模样。




 


薛洋不死心,在之后还要继续试探。


 



阿箐犹豫片刻,还是拿起竹竿,敲敲打打地磨蹭到(薛洋住的)宿房门口。还没开口,忽然一粒小东西迎面飞来。


薛洋在试探阿箐,如果是个普通的瞎子,躲不开这个东西!


阿箐不愧是常年装瞎,又机敏,看到东西飞来,不闪不躲,忍它砸到自己胸口,眼皮也没眨一下,被砸中之后才往后一跳,怒道:“你拿什么东西丢我!”


薛洋一试不成,道:“糖啊,请你吃。忘了你是瞎子,接不住,在你脚边。”


阿箐哼了一声,蹲下身,动作逼真地摸索一阵,摸到了一颗糖果。她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摸起来擦了擦就放进嘴里,嘎嘣嘎嘣嚼得欢。


阿箐吃完了,舔舔嘴唇,心中的渴望压过了对这个人的讨厌,道:“那你还有吗?”


薛洋目露诡光,笑道:“当然有。你过来,我就给你。”


阿箐站起身,敲着竹竿朝他走去。谁知,走到半路,薛洋忽然无声无息地,从袖中抽出了一把锋芒森寒的长剑。


降灾。


他将剑尖对准阿箐的方向,只要她再往前多走几步,就会被降灾捅个对穿。可是,只要阿箐稍微迟疑一步,她不是瞎子的事实就暴露了!


阿箐后脑勺传来真真麻意。而她胆大又镇定,仍是往前走,果然,剑尖抵到她小腹不到半寸前,薛洋主动撤了手,把降灾收回了袖中,换成两枚糖果,一枚给了阿箐,一枚扔进了自己嘴里。




 


这两试过后,薛洋终于有些相信阿箐是真瞎了,但他还要再试第三次,顺便从阿箐入手,探听晓星尘的事情,可惜他小瞧了阿箐。


 



他道:“阿箐,你那个道长深更半夜的去哪儿了?”


阿箐嘎吱嘎吱舔着糖道:“好像是打猎去了。”


薛洋哧道:“什么打猎,是夜猎吧。”


阿箐道:“是吗?记不清楚了。就是帮人打鬼打妖怪,还不收钱。”


阿箐根本不是不记得,晓星尘说过的词,她记的比谁都清楚。她是故意说错“夜猎”这个词的,而薛洋纠正了她,就等于承认了自己也是仙门中人。薛洋试探不成,却被她反试探了。小小年纪,竟然就有这么多心思。


薛洋面色轻蔑之色,道:“他都瞎了,还能夜猎吗?”


阿箐怒道:“你又来了。瞎了又怎么样,道长就算是瞎了也好厉害的。那剑嗖嗖嗖嗖嗖的,快!”她手舞足蹈,忽然,薛洋道:“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他出剑快?”


招快,拆招更快。阿箐立刻蛮横地道:“我说快就是快,道长的剑肯定快!我就算看不到,还不能听到吗!”听起来就像个信口吹捧的娇痴少女,再正常不过了。




 


先是薛洋试探不成反被试探,之后阿箐又撒娇卖痴,三次试探无果,薛洋终于信了她是个真瞎子。


不得不说,这里阿箐实在是,太聪明了......


 


后面薛洋就用另一幅声音跟晓星尘说话,伪装了留在他们身边,晓星尘对他毫无防备,几经熟络后,他终于提出了要和晓星尘一起夜猎的事。


阿箐并不知道他是谁,却凭感觉知道此事似乎不妙,但她不是直接跟晓星尘嚷嚷着要赶薛洋走,为了不打草惊蛇,她第一个晚上先偷偷跟着两人出了门。


于是便看见了晓星尘杀了那些被薛洋伪装成走尸的村民那一幕。若是换做另一个年纪一般大的小姑娘,一定当场就尖叫起来。可阿箐装瞎子这么多年,人人当她看不见,什么丑恶的举动也不惧在她面前做,早炼出了一颗金刚心,硬是没叫出来。


可惜她对这些并不熟知,虽有疑惑却也没有头绪,只能先把疑虑压了下来,之后晓星尘每次带着薛洋夜猎,她都会偷偷跟着。三人讲过故事之后,她和薛洋之间也开始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但恶人之所以为恶,就是因为他们的本性根本不会被周围事物感化,薛洋有一阵子不跟着晓星尘去夜猎,不代表他开始转善,只是他那时候在筹划什么大抵没人能知道了,可是这时发生的一件事给了他一个绝妙的挫伤晓星尘的机会。


宋岚找来了。


 


阿箐照例在装瞎,被宋岚瞧见了,他表现得和当初的晓星尘几乎如出一辙,阿箐大概一开始就对这人很有些好感,能和晓星尘相似的总不该是坏人,之后又听到他在打听一位盲眼道人,阿箐只消一想大概便猜得到,宋岚所找的,应该就是晓星尘。


然而阿箐早就看过人心百态,怎会没有防人之心,因而她虽主动问起宋岚在打听谁,却并不肯直接告诉他。



阿箐敲着竹竿走去,道:“这位道长,你找那位道长做什么呀?”


宋岚霍然转身:“你见过此人?”


阿箐道:“我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


宋岚道:“如何才能见过?”


阿箐道:“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说不定就见过了。你是那位道长的朋友吗?”


宋岚怔了怔,半晌,才道:“……是。”


阿箐觉得他答得勉强,心中起疑,又道:“你真的认识他吗?那位道长多高?是美是丑?剑是什么样的?”


宋岚立即道:“身量与我相近,相貌甚佳,剑镂霜花。”


见他答得分毫不差,又不像个坏人,阿箐便道:“我知道他在哪里,道长你跟我走吧!”




 


在这一刻,义城之事的四位主角,终于到齐了。


 


阿箐带着宋岚去了义庄,宋岚彼时不知道如何面对晓星尘,犹犹豫豫地在门边并不进去,就在要进去的时候,他看到了薛洋。


宋岚的面色顿时变得铁青,阿箐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愤怒,只能悄悄先拉着他听了一会壁角,等薛洋走了,宋岚才开始细细盘问这几年来的事情。


阿箐确实对走尸一类毫不熟悉,她虽然目睹,宋岚怎么问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因而之后毫无准备被告知真相的宋岚才会心神大动,让薛洋钻了空子,这一切只能说实在是天意难测。


但阿箐能感觉到宋岚的愤怒,所以她问:“道长,你是不是要去打那个坏东西?”


宋岚当然没有时间再去理会她,但她机敏非常,便悄悄藏在两人身边。


然后,阿箐便目睹了极其悲惨的两幕之一。


 


薛洋惯会煽动人心,宋岚被他几句话搅得心神大乱,当着阿箐的面就像那些村民一样被做成了无法开口的活走尸。



薛洋的降灾早已等待多时,剑尖寒光一闪,猛地窜入了他口中!


阿箐吓得闭上了眼睛。


宋岚的舌头,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降灾斩断的。


那声音太可怕了。


阿箐的两个眼眶热了,但她死死咬住牙,没发出一点声音,又哆哆嗦嗦睁开了眼。




此情此景何其可怖,试想,一个十余岁的小姑娘面对这些竟能忍住不发出声响,阿箐究竟有多么勇敢,当真令人无法想象。


然而阿箐还没缓过神来,又看到了宋岚被晓星尘一剑穿心的那一幕。



她怕得一动也不敢动,等到薛洋走远了才从灌木丛后站了起来。她蹲了太久,腿都麻了,杵着竹杖一拐一瘸,战战兢兢走到宋岚跪立不倒、已然僵硬的尸体前。


宋岚死不瞑目,阿箐被他睁得大大的眼睛吓得一跳,然后又看到从他口中涌出的鲜血,顺着下颌流满了衣襟、地面,眼泪从眼眶里大颗滑落。


阿箐害怕地伸出手,帮宋岚把双眼合上,跪在他面前,合起手掌道:“这位道长,你千万不要怪罪我、怪罪那位道长。我出来也是死,只能躲着,没法救你。那位道长他是被那个坏东西骗了,他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杀的是你啊!”


她呜呜咽咽地道:“我要回去了,你在天之灵,千万要保佑我把晓星尘道长救出来,保佑我们逃出那个魔头的掌心,让那个活妖怪薛洋不得好死、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


说完拜了几拜,磕了三个响头,用力抹了几把脸,站起身来给自己鼓了几把劲,朝义城走去。




 


她见识了薛洋可怕的一面,第一想的不是逃,而是要救晓星尘!


阿箐一开始也是个喜欢贪小便宜的,绝不可能做出这样大义之举,只能说明她跟着晓星尘这些年来,已经被他一点一滴感化了,成就了最让人喜欢也最让人心疼的那个样子——聪明依旧,勇敢存心,良善加身。


 


但薛洋看到她哭肿了的眼睛,自然起疑了。阿箐见势不妙,急忙用她最惯用的那招撒起泼来。



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上气不接下气,扑进晓星尘怀里道:“呜呜呜,我很丑么?我很丑么?道长你告诉我,我真的很丑么?”


晓星尘摸摸她的头,道:“哪里,阿箐这么漂亮。谁说你丑了?”


薛洋嫌弃道:“丑死了,哭起来更丑。”


晓星尘责备他:“不要这样。”


阿箐哭得更凶了,跺脚道:“道长你又看不到!你说我漂亮有什么用?肯定是骗我的!他看得到,他说我丑,看来我是真丑了!又丑又瞎!”


她这样一闹,两人自然都以为她今天在外面被不知哪里的小孩骂了“丑八怪”、“白眼瞎子”之类的坏话,心里委屈。




 


之后为了把晓星尘单独引出来,她还是继续用她最拿手的那招。



阿箐啐道:“你跟我们一起吃住了这么久,花你点钱你还要借!縗鬼!道长,我要去买让自己变漂亮的东西。你陪我好不好?”


晓星尘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又不能帮你看适不适合。”


薛洋又插嘴道:“我帮她看。”


阿箐跳起来差点撞到晓星尘下巴:“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才不要他跟着。他只会说我丑!叫我小瞎子!”


她时不时无理取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人都习以为常。




 


至此,阿箐的计划生效了。


 


可惜晓星尘不可能让这件事不了了之,阿箐第二日告诉了他部分真相,也不能让他直接就跟着她走。


由于宋岚的死还有许多事情不能让晓星尘知道,阿箐半真半假地说了薛洋的身份。



阿箐道:“这个薛洋,就是我们身边这个人呀!就是那个坏东西!”


晓星尘懵懵地道:“我们身边的?……我们身边的……”


他摇了摇头,像是有些头晕,道:“你怎么知道的?”


阿箐道:“我听到他杀人了!”


晓星尘道:“他杀人?杀了谁?”


阿箐道:“一个女的!声音很年轻,应该带着一把剑,然后这个薛洋也藏着一把剑,因为我听到他们打起来了,打得砰砰响。那个女的就喊他‘薛洋’,还说他‘屠观’、‘杀人放火’,‘人人得而诛之’。老天爷呀,这个人是个杀人狂魔啊!一直藏在我们身边,不知道要干什么!”


但这个消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乍听十分荒唐,晓星尘道:“可是声音不对。而且……”


阿箐急得直戳竹竿:“声音不对是他故意装的!就是怕被你认出来!”忽然,她灵机一动,跳起来道:“啊对了!对了对了!他有九个手指!道长你知不知道?薛洋是不是有九个手指?”




 


虽然阿箐已经用最简单的方式证明了薛洋的身份,但却无奈之下把自己看得见的事实也说了出来。


于是她无法再装可怜要晓星尘跟她走,而留下的晓星尘却也让她见证了极其惨烈的两幕的另一幕。



晓星尘低声喝道:“阿箐,跑!”


阿箐拔腿就跑,冲出义庄大门。她在路上狂奔一阵,立刻改道转回,蹑手蹑脚绕回义庄,爬到了她最熟悉、最常偷听的那个隐蔽地方,这次还探出了小半个头,窥视屋内。




然后,阿箐便眼睁睁看着薛洋把几年来的事一件一件说了个明白通透,接着命令宋岚出来,两人只对了一招,晓星尘便终于崩溃。



被欺骗了几年。将仇人当做好友。善意被人践踏。自以为在除魔降妖,双手却沾满无辜之人的鲜血。亲手杀了自己的好友!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


可是薛洋就在屋内,阿箐毫无办法,只能躲在一边眼睁睁看着晓星尘绞散了自己的魂魄。


看到这一切,阿箐应当是怕极了的,加上薛洋还威胁了一句“我要把阿箐那个小瞎子活活掐死,曝尸荒野,让野狗啃她,啃得稀巴烂。”,她怕得都一个哆嗦,却还是强忍着不发出声响。



终于薛洋走了,等他走出好远,阿箐才敢微微地动了一下。她站不稳,滚到了地上,蠕动半晌才爬起来,艰难地走了两步,走活了筋骨,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


跑出好久,把义城远远甩在身后,她才敢憋在肚子里的大哭放了出来:“道长!道长!呜呜呜,道长!……”




她没能救下宋岚,又不能救下晓星尘,看了那样可怕的两幕,阿箐心里一定又伤心又后悔又害怕,但她并不去想自己有多畏惧薛洋,她之后的几年一直在四处游走,希望能找到人替两位道长报仇。


可惜她生前,终究没能实现这个心愿。


薛洋碰到了她。


 



薛洋碰到她的时候,她走了一天,问了一天,累得不行,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一条小溪边,捧起溪水喝了几口,润了润干得要冒火的嗓子,对着水,看到了头发上的一只木簪,伸手将它取了下来。


这只木簪原本很是粗糙,像一根凹凸不平的筷子。晓星尘帮她把簪身削得平滑纤细,还在簪子的尾部雕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长着一张尖尖的脸,一双大大的眼,是微笑的。阿箐拿到簪子的时候摸了摸,很高兴地说:“呀!好像我!”


看着这只簪子,阿箐瘪了瘪嘴,又想哭。肚子里咕咕叫,她从怀里摸出一只白色的小钱袋,还是她从晓星尘那里偷来的那只,又从钱袋里抠出一颗小小的糖果,小心地舔了舔,舌尖尝到了甜味,就把糖又装了回去。


这是晓星尘留给她的最后一颗糖。




阿箐何其重情重义!


 


然后薛洋就出现在她身后。


她自知逃不掉了,反倒心里一个轻松,想骂什么一喋声就骂了出来,左右都是死,不如先骂个痛快!


阿箐终究低估了薛洋的残忍,杀她便罢,死前还要弄瞎她的眼拔了她的舌让她死后都又盲又哑,况且盲眼拔舌是何等痛楚!宋岚尝过的,阿箐一点也没少——她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啊!之所以阿箐的鬼魂是瞎子,行动却不像一般瞎子那样迟缓小心,是因为她在死前一刻才变成真正的瞎子。此前,她一直是那么灵活跳脱、行动如风的一个小姑娘。


究竟恶人,怎么下得去手!


 


义城之事终于通过共情全部告诉了魏无羡,这许多年来,无论活着还是死了,都东躲西藏,在妖雾弥漫的义城里,神出鬼没地和薛洋作对,将入城的活人吓走,指引他们出城,给他们示警。阿箐姑娘,真的辛苦你了。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能来了结这一切,魏无羡那句“薛洋必须死”,阿箐姑娘听了,一定是相当安慰的。


 


于是阿箐便引着魏无羡找去了蓝忘机和薛洋缠斗的地方,薛洋利用迷雾不断隐匿,阿箐看得着急,冒着危险跟紧了他,就为给蓝忘机指明方向。


虽然阿箐是被薛洋杀死的,非常害怕他,但是刚才,她还是紧紧跟着他,让他甩不掉、躲不了。她还是鼓足了勇气,因为她不愿这多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令人钦佩。


 


蓝忘机确实在她的帮助下杀了薛洋。


但阿箐也被薛洋一张符纸拍得魂飞魄散,如同晓星尘那样。


 


阿箐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的事,便是宋岚带着她和晓星尘的魂魄,行遍世路,等他们归来。


曾经阿箐确实虽然聪明却装瞎卖痴,喜欢小偷小摸,甚至有些自私自利,但她遇到晓星尘后,终于慢慢被感化,成了让人最喜欢的那种好姑娘。


她是乞儿,衣衫褴褛。


 


可是,好姑娘永远衣襟带花。

评论

热度(556)

  1. ฅ՞•ﻌ•՞ฅ浅潇ちゃん云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