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魔道祖师】那些年忽然冒出来的神他妈脑洞(二十二)

封璇:

中秋节特供(๑•̀ㅂ•́)و✧


追凌忘羡曦澄(你们猜有没有聂瑶?)
  未打草稿,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到仪桑


  …#这个中秋节有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年的中秋节很特殊。


  啥?你问我为什么特殊?


  嗯……大概是因为不久之前云梦江氏与姑苏蓝氏的家主对外宣称双修了;也可能是因为姑苏蓝氏最优秀的弟子蓝思追终于抱得美人归与金凌牵手成功了;还可能是因为在以上两个前提下修真界四大世家一下基了三个使得唯一一个独苗聂怀桑变得抢手了起来。


  总而言之,在今年中秋节,大概,也许,差不多是不会有人与狗对愁眠了。


  这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事!


  所以,为了庆祝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中秋节,魏无羡撺掇蓝曦臣给其他三大家族发了请柬,在姑苏办了个赏月大会,并美其名曰:共享团圆。


  好吧其实众人都知道魏无羡就是想找乐子。但十分不巧最近脱了单的金江二位宗主心情上好,聂怀桑被逼婚逼得焦头乱额,于是便不再拒绝,应约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悲剧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魏无羡无精打采地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一个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碗沿,金凌坐在他身边,拿着另一根筷子戳着手里那只雪白的兔子,江澄默默地拿起茶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桌子中央放着一盘月饼。


  魏无羡长叹一口气,开始玩命地敲碗,并大声喊道:


“我要起义!我要起义!我要起义!”


 





  啥?你问我为什么会这样?


  嗯……大体上是因为……


  蓝启仁出关了!


  这意味着魏无羡光明正大地找乐子的计划泡汤啦!


  这意味着江澄和蓝曦臣中秋节秀恩爱的计划也泡汤了!


  这意味着金凌……好了全剧并没有金大小姐什么事。


  但然以上还不是最惨的,对于众人来说,过中秋嘛,最少不了的当然是月饼。什么五仁馅,豆沙馅,枣泥馅,莲蓉蛋黄馅,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馅,只要能吃的,绝不会放过。但是今年……夷陵老祖和三毒圣手求放过……


  众所周知,姑苏膳食以药膳为主,所以月饼在中秋节也算是姑苏名门的必备药膳之一。以上说过的馅和云深不知处一比那完全都没有可比性啊!你看看姑苏的月饼,什么罗汉果馅,鸡冠花馅,枇杷川贝母馅,虫草灵芝五仁馅……这一样样摆出来简直是丧心病狂堪称是黑暗料理界的一大天王啊!


  所以当众人咬了一口姑苏特产月饼吃得唇齿留香泪流满面时,顿时觉得人生都没了意义。


  至于金凌……月·姑苏特产·饼表示这完全不管他的事啊!要怪就怪蓝思追!


  在到达姑苏的那天,蓝曦臣告诉金凌蓝思追因为要外出收复姑苏近日作乱的走尸今年恐怕是赶不回来了。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的金凌一听顿时就没劲了,偏生蓝思追还留给了他一只兔子,说什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人既然不在留只兔子也是极好的,金凌一听,倍感孤独更加郁闷了。


  金凌一边戳着怀里的兔子,一边在心中碎碎念:


  好你个蓝思追,什么时候走不好偏偏中秋节走,什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你倒是滚回来跟我共啊!还送我一兔子,怎么?今年我舅舅脱单了就轮到我与兔子对愁眠了是吧?蓝思追你个脑袋没缝的木头疙瘩,你就和蓝景仪那傻子一起找走尸赏月去吧!


  金凌越想越来气,周身密布的气压又低了无数个值。那厢饱受月饼荼害的魏无羡越嚎越大声,敲碗的声音也愈加凄厉起来了。


  “我要月饼!我要五仁!打倒黑暗料理!”


  江澄又喝尽了一杯茶。


  你问我是不是少了什么?哦,你说聂怀桑啊!聂大佬有先见之明,正待在山下彩衣镇的酒楼里吃香喝辣看春宫呢!机智不?


  魏无羡自诩他夷陵老祖称霸乱葬岗多年专治各种不服天塌了也能找到乐子,月饼不对口没关系,大不了大晚上溜下山去买,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乐子就能找。


  所以在经过一番休养生息后,他又拽着生无可恋的金凌和江澄,拉上刚从蓝启人那听完训的蓝曦臣蓝忘机,把房门一关,桌子一清,开始聚众打牌。


  打牌这事,在云深不知处是禁止的,姑苏蓝氏《雅正集》第四百二十一条有言:“聚众打牌,禁也,违者,家规十遍,倒立抄之。”想当年求学云深不知处,这事魏无羡没少撺掇江澄聂怀桑干过。三人经常三更半夜披着棉被围坐一圈打的无比畅快。


  由于幼时做事做的无比娴熟,此时重操旧业也十分容易,魏无羡跑到静室里拿了几包以前偷渡进来的瓜子,把牌一发,众人这就开打。


  几回合下来魏无羡稳占上风,江澄和金凌脸上都被贴了几张小纸条,魏无羡对着他俩的脸比划半天,终于把两个纸条分别贴在了两位宗主的脑门上。


  江澄:魏无羡我灭了你!


  金凌:蓝思追你再不回来我就得把我自己输给魏无羡了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三人打得畅快淋漓火药味四溢之时,一直在盯梢的蓝曦臣转过头来,轻声说:


“叔父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魏无羡火速收了摊,金凌和江澄把脸上纸条一抹,把牌往被子里一塞,整套动作做完又是正直的两条好汉。


  于是蓝启仁走到门口,透过纸窗看见众人正襟危坐围在桌前,十分认真凝重地讨论事务:


  “关于姑苏近日泛滥的走尸,各位怎么看。”这是蓝曦臣。


  “据我所知走尸数量巨大,若仅是镇压收服,恐怕要花费极多人力物力,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这是魏无羡。


  “不如趁此举办一场夜猎。”这是江澄。


  “我觉得不如亲自去看一下更妥,走尸大规模出现定不是巧合,这后面一定有原因。”这是金凌。


  “我已叫思追前去。”这是蓝忘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极其逼真,蓝启仁在门外听的十分欣慰,摸了摸山羊胡子,感叹我修真界人才济济姑苏蓝氏扶摇直上指日可待,转过身向别处走去。







  无聊的下午就这样过去了,转眼间到了赏月宴的时间。


  魏无羡一边吃着苦味四溢的菜,一边在心里哀叹,“我这是做的什么孽,这赏月宴还真是要了我的半条命,早知如此,我宁愿和蓝湛偷溜下山。”


  江澄研咽下碗里的最后一口汤,看了看主席上坐姿端正的蓝曦臣,忍住了想要离席的心思,坐在位子上,一边接着吃面前那盘勉强能入口的枇杷蔬菜汤,一边看着自家道侣,同时还要忍受对面那两个人越来越明目张胆的动作。


  啊,煎熬!江澄倒了杯白开,漱了漱口,好歹让唇齿之间那股子苦味散了些。


  金凌早已离了席。姑苏那魔性的饭菜他早就受不了了,趁着蓝启仁的目光移到别人身上他一猫身就离了席,独自跑到云深不知处的院子里散步解愁了。


  月色皎洁,从九天之上坠落到凡尘之中,如同空明积水,澄澈而润和。初秋里的夜风微凉,却也能轻松将凉意送到人的骨子里。金凌寻了处寂静的地方,独自仰视那轮挂在夜色里的白色玉盘,心中感叹连连。


  什么叫做人有悲欢离合!


  什么叫此事古难全!


  什么叫月下他们秀上天我在与月对愁眠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蓝思追你个死木头!


一阵琴声从不远处传来,  正在忿忿不平的金凌微微一怔,便静下心来去听那琴声,那琴声温和流畅,既有高山流水之韵,亦有芙蓉泣露之情,在这样一个夜里,倒是显得格外动听悦耳。


  心中赞叹着,他便寻声而去,那声音源自后山竹林幽闭之处,金凌走过通幽曲径,在一路霜华中见到那名抚琴者。他一身白衣似雪,月色揉进三千青丝。莹莹指尖似有星光流转,叫人心迷魄乱。那人见金凌过来,勾唇一笑,将这中秋月夜里的万般清韵皆融进嘴角一点弧度。


  “阿凌。”


  是蓝思追。


  “哼,你还知道回来啊!”


  金凌走过去,双臂环抱着,一脸不乐意。


蓝思追见他还是这般爱耍小孩子脾气,微微一笑,握住金凌的手,将他拥入怀中。


  “我当然会回来。中秋之夜,我是答应了你要一起过的。”


  “不去和蓝景仪过了?”金凌愣是不吃他这一套。


“阿凌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既答应了你便不会反悔。”


  金凌还想再晾他几句,谁知话还未说出口便被蓝思追突如其来的吻给堵了回去。不知是否在夜风里站久了,蓝思追的唇有些凉意,那种凉意贴在他的唇上,竟也能在心中烧起漫天大火。金凌看着蓝思追那双轮廓柔和温润的眼,在乌黑的瞳仁里看见中秋夜色里的皎洁月华,也看见了映在他瞳仁里的自己的眼睛。





  所以前面说的很对,今年的确大概差不多是没有人要与狗对愁眠了。


  啥?你还问我是不是少了什么?


  哦,忘了还有这一段。


  〖录像回放中〗


  聂怀桑坐在酒楼里吃得有些腻了,把筷子一放拎着酒壶做到窗边看画本赏月。这时一阵名为剧情需要的疾风吹来,将聂怀桑的话本吹下了楼。


然后聂怀桑就听见啪的一声,楼下一人愤怒的喊道:


  “是谁扔书砸我!”


  聂怀桑暗叫不好,忙探出头去,谁知正好和楼下拿着书一脸怒气的蓝景仪目光相对。


……


……


……


不知你们听没听过潘金莲与西门庆如何看对眼的故事。


  请对号入座自由发挥。


  预知后事如何,请自行想象。


  所以我说的还是对的。


  今年的中秋节很特殊。


  因为终于没人与狗对愁眠了!

  得知姑苏所有大白菜都被人拱了的蓝启仁叔父:老夫有一句妈卖批想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本来想零点准时发,结果在沙发上一睡就是两个小时一睁眼已经十二点半了……


  多么悲伤的故事。


看见我轻点左下方↙↙↙♡♡



 



 




 


 

评论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