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ooc,蓝氏双壁】我弹琴才没有跑调呢!

六安:

大概是蓝家日常?


私设蓝曦臣比蓝忘机大十二岁


【高亮】感谢泡菜大大借梗【高亮】


人物归墨香铜臭,ooc归我


 


长大之后高冷卓绝异于常人跟泽芜君长得一模一样的含光君蓝忘机小时候跟大家一样像个团子并且除了衣服和抹额之外跟泽芜君一点也不像,当然,也有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他在五六岁泽芜君开始抽条的时侯,还是像个团子。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很喜欢逗他的原因吧。还不是泽芜君的蓝曦臣这样想,挺直腰杆抱着琴缓缓在云深不知处的回廊上走过。正是初春,玉兰花还未盛极,尤其是那棵新栽在琴室旁的玉兰,今年可是第一次开花,那树的树干还不似其它树那样粗壮,却青涩的留了满树花苞,真是十分喜人。蓝曦臣抱琴站在树下,少年纤细的体型和树和花,相得益彰。


要是这时候忘机小宝宝不要哭出声来,那就更好了。


今年十七岁的蓝曦臣平时对五岁的忘机宝宝并不十分关注,小孩子嘛,可爱是可爱但有时也很讨人嫌啊。


可是这都听见了,总不能不管吧?


蓝曦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琴室之中。清晨阳光透过半开的玉兰花照到他身上,温暖干净,如同是他一生的写照。


清煦温雅,款款温柔。①


“忘机,为什么哭啊?”蓝曦臣微笑着推开琴室的门,带起的风让他怀中琴上的排穗微微飘动,蓝忘机抬头用他琉璃色的眼睛看着自己仙姿蹁跹的兄长,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哭。


然后他想到也是这样一个一身白衣飘飘欲仙的大哥哥欺负自己的,于是哇的一声哭得更凶了。


蓝曦臣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好先把琴放在桌子上再打算慢慢开导。刚好昨日学了“清心”一首,此时正适合来弹一边帮忘机平复心情。蓝曦臣有些小小的自鸣得意,刚学就能派上用场呢。


结果小忘机哭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到最后都开始打嗝了。好好的曲子被小忘机哭得七零八落,蓝曦臣自己都心生烦躁。


“你到底怎么了?”蓝曦臣索性将琴一推,任凭那漂亮的月白排穗一半散在桌上一半垂在空中。


“呜呜呜......”小忘机捂住脸,从指缝后面偷偷打量他。


“别哭了,”蓝曦臣无奈的递过自己的手帕,“让爹爹看到了要挨骂的。”


恐怕是迫于父亲的威压,忘机渐渐停止了哭泣,不过他没有接手帕,只是胡乱倔强的拿袖子擦了两把脸,也不管自己脸上是不是花了,就继续伸出尚未长开的小胖指头弹琴。他人小,琴自然也小,蓝曦臣甚至觉得他用的桌子也小,那张小琴与他刻流云纹的焦尾琴不同,琴尾只缀了一只简单的玉兰花,半开未开,像极了窗外的情态。


他练的也是“清心”,但断断续续,亦有许多纰漏,定然不是先生教的。难道是刚才那一遍吗?


若果真如此,这孩子,当真是天赋极高。


蓝曦臣在一旁愣愣的听着,忍不住伸手去纠正他的指法。但当他的手刚刚碰到琴弦时,小忘机就近乎蛮横的撞了一下他的手,低头还能看到小忘机一琉璃色的眼睛气哼哼的看着他,仿佛嫌他多事。


蓝曦臣平生第一次,被人嫌弃。


讪讪回到自己放琴的地方把琴摆正,蓝曦臣想不通,小忘机平时乖的很,怎么会突然哭起来?还变得这么不亲近人?琴室中只有小忘机的琴声,有时清婉悠扬如林中山涧有时聒噪难耐似群鸦乱飞,蓝曦臣不知道怎么教小孩,又开始自己抚琴。


真是麻烦。


渐渐他只能听到自己的琴音,清心,一遍又一遍只是清心,看来这琴曲也练得差不多了,看功效似乎还不错。蓝曦臣感受着自己的平静,心里十分满足。


突然,那边的小忘机也发声了,怯怯的跟着他的琴音,因为不熟悉有的地方还会漏掉一两拍,蓝曦臣故意放慢了节奏,有意识的领导着自家弟弟。蓝忘机真的很聪明,至少关于学琴算是得天独厚,不消蓝曦臣重复很多次,小忘机就可以做得和他一样好。


蓝曦臣不自觉的笑出来,好似微风。


两兄弟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弹奏“清心”,不同的是此时蓝忘机已经不需要蓝曦臣的指引,如同这支“清心”他已经练了很多次,很多年。


只是,好像有些走音。貌似是琴该调一调了。


蓝曦臣率先结束了曲子,走到蓝忘机面前,小忘机紧张的把手指按在琴弦上。


“你的琴有些跑调,我......”蓝曦臣和善微笑。


“呜哇哇哇哇——”听到这一句小忘机又哭出来,“我弹琴才不跑调呢!”


蓝曦臣一阵兵荒马乱,又是擦眼泪又是拍背,一条手帕浸湿了还止不住,就只好用袖子擦,此时他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怎么样,只好先试着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坏.......坏人!”小忘机睁圆了眼睛想摆些气势出来,奈何因为肉嘟嘟的小脸而显不出什么来,“你们都是坏人!”


“好好好,我是坏人。”蓝曦臣投降,“我不是说你弹错了,我是说,你的琴恐怕是用的时间有些长,琴弦有些松动了。”


“哦......”蓝忘机疑惑地看着他,初入乐门的小孩子还不太懂什么叫调弦。


“我帮你吧,好吗?”


蓝忘机迟疑而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那架普通的琴抱下来,慢慢放在蓝曦臣膝上。那个动作慢的,蓝曦臣简直看不到他在的手臂在动。


膝上的琴短短的,温和朴实,看了让人心生怜爱。蓝曦臣伸手按了按琴弦,纠正了宫弦和羽弦,顺手又把“清心”弹了一遍。


“好了。”他笑。


蓝忘机接过琴,也笑。


“走吧,”蓝曦臣很自然的牵过他的小手,“要误了早课了。”


“恩。”蓝忘机低头乖乖跟在后面。


“你刚才哭,是不是因为他们说你弹琴跑调啊?”蓝曦臣好奇的问,


“恩。”蓝忘机脸微微红了起来。


“那你一开始为什么打我的手呢?”


“因为......因为......”小忘机咬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你的手指,比我长。”


①处为引用墨香大大原文。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