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假如没有魏无羡】枇杷

六安:

含光君突然很想吃枇杷,特别特别想。


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事的,修仙之人早已辟谷,诸如对枇杷这样的想法是不该存在的。可是这是为什么呢?而且如今才二三月间,姑苏枇杷还未上市。


这可怎么办?


含光君蓝忘机,人生头一次因为这种问题而感到困惑。


“忘机想吃什么?”蓝曦臣走到他身边,笑容温和。


“枇杷。”蓝忘机脱口而出。


蓝忘机觉得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蓝曦臣却浑然不觉:“想吃枇杷的话,姑苏现在还没有。不过再往南,那里的水果成熟的早,现在走,天黑之前就能吃到。”他端方雅正的转身:“我陪你去。”


不知怎的,这些日子忘机有些恍惚,正好趁这个机会陪他出去散散心。


“可是.......”蓝忘机有些犹豫,最近云深不知处的杂事很多,大哥应当比较忙吧。


“没关系的,我们快一点。”蓝曦臣微微转头,“我看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有点担心。左右需要你出面的事情也不是很多,这几天就好好休息一下。”


“好。”


他们御剑从云深不知处出发,蓝曦臣与蓝忘机并肩而行:“忘机,再过两天云梦江家就要来了,交给你的事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蓝忘机认真的说,“江家四个人......”


“三个人,江姑娘不来。”蓝曦臣笑着纠正。


我说的不是江姑娘。蓝忘机想。是谁呢?明明准备的时候记得是四个人啊。


此时他们下方是一片水域,到处都是吴侬软语,热闹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蓝忘机甚至听见了几声欢快的渔歌。他看向自家哥哥:“这一带的水行渊怎么样了?”


“姑苏并无水行渊,忘机如何记得这里有?”


不对,明明有。他还记得当时有个人打翻了他的船,回去时还与河边卖枇杷的女子调笑,哄得人家送了他和江少宗主一人一串枇杷。那个人甚至还把玩笑开到了自己身上,可是他是谁?为什么大哥说没有这回事?怎么,怎么想不起来?


“是我记错了。”蓝忘机低头,回想着模模糊糊记忆里那人的音容笑貌,便更想吃枇杷了。


蓝曦臣仔细看着他的神色,却读不懂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还有自己,似乎都失去了什么本应共同拥有的东西。修士本不该在意这些事,得失均由天定,但到了忘机这里,却有些失魂落魄的意思。连日来的担忧更加剧烈,蓝曦臣也垂了垂眸子,突然感到手足无措。


他们绕山而行,半山腰上有个青年正艰难的爬着山,这个时候居然还不忘砍段竹子做个竹笛,乌拉乌拉的吹着。别说对于蓝曦臣这样的音乐高手,就算是普通人都晓得这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噪音。但蓝忘机竟不由自主的减缓了速度,细细分辨青年竹笛中的旋律。那青年吹的很得意忘形,根本没看见头顶上的两个仙人


“忘机,走吧,不然回来时就迟了。”蓝曦臣直觉再听下去会出什么事,于是赶快阻止了他。


“好。”


即使离开了很远,蓝忘机耳边依然回响着那个青年刺耳却熟悉的笛声。


他突然不那么想吃枇杷了。


一路无话,一直来到岭南,这里果然有新鲜枇杷。两人一人一串,蓝忘机吃着,觉得没有姑苏的枇杷那般鲜甜。


“这里热,水果没很长就熟了。若是想吃好的,就只能再等等,到四五月间应当就有了,那时我们再买新的。”蓝曦臣专心致志的对付手中的枇杷,“那时可以把枇杷和碎冰拌起来,做成枇杷冰,也是很好吃的。”


蓝忘机摇摇头,刚想说些什么,蓝曦臣继续说:“不麻烦,谁让你想吃呢。”


江氏的来访推迟了一段时间,直到枇杷下来的季节才到达。蓝忘机随着蓝曦臣出门迎接,江少宗主虽仍有些孩子脾性,却成熟了不少,据说很多仙子都心仪他。


蓝忘机还是觉得少了一个人,他应该站在江少宗主旁边,高扎马尾,星眼俊眉。他应该姿态潇洒的一抱拳,整个人张扬洒脱,如此时初夏。


突然,含光君又想吃枇杷了。


                                            [完]



评论

热度(88)

  1. 制杖唐远川六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