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假如没有蓝忘机】天子笑

六安:

魏无羡从镇上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管他是什么时辰,反正都错过蓝家的宵禁了。明天那老头又要找麻烦了,今天不回去可以吗?魏无羡漫不经心的想着,手中的两坛天子笑晃晃悠悠,像是要掉下来一样。


捡了云深不知处墙外的一个草丛里蹲下,他打量着即将翻过的墙头,一双眼睛贼溜溜的转。好像没人,走吧,聂二还在里面等着呢。


微微站起,足尖轻点,双臂轻展,全身放松,提起真气。魏无羡很轻松的就翻过了墙头,奇怪,他怎么记得这里应该是防卫十分森严的,至少有个冰山一样的蓝家弟子在这守着。他甚至都想象过他被那人拦下,又跟人家油嘴滑舌,死皮赖脸的样子。


“无趣。”本应兴高采烈的魏无羡没来由的失落,甩着两坛天子笑走了,浪荡的仿佛酒坛相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响完全不存在。


“跟聂二喝酒去喽!”


这天晚上他喝了好多酒,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喝,两坛天子笑几乎都落进了他肚子里,聂二想拦都拦不住。他酒量不小,却也架不住天子笑的后劲醉了。江澄气哼哼的看着烂醉的魏无羡,甩下一句“就让他死在这谁也别给他收尸!”就走了。


结果端着醒酒汤死命给魏无羡往下灌的那个人是他,一脸嫌弃的把死活不醒的魏无羡拖回宿舍的人也是他。


魏无羡做梦来着,所以没醒。


他梦见自己骑着一头驴子,跟着一个蓝家弟子嘚嘚在路上走。身为坐骑的驴子不老实,非得让他拿个苹果在前面钓着才肯走。那蓝家弟子身量很高,怕是跟泽芜君一样高,他背着琴和剑,离自己不远也不近,看着很让人安心。他带着抹额呢,魏无羡心想,应该是个嫡系子弟,不过这谁啊,怎么没见过?


他刚想开口叫人,那人却跟他心有灵犀似的转过头来。


长得还挺好看的。


被晨钟闹醒之后魏无羡本来想再睡一会,但是宿醉让他头疼欲裂。魏无羡缩在床上试图回忆一下昨天晚上的梦,但他忘了那人长什么样,只记得他的眼睛颜色很淡,用那些花痴一点的说法就是淡若琉璃。魏无羡老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恐怕是不知何时撩过的吧。


“魏无羡你再不起来我打断你的腿!”江澄又毫不客气的推门而进。


“是是是江师妹。”魏无羡点头哈腰,神采如常。


“再给我装,”江澄扔过去一个瓶子,“喝了赶紧来上课。”


“有毒吗?”魏无羡打开瓶子一口灌下去。


“有毒你还喝?”江澄又气炸了,扭头就走。


“等等我等等我!”


姑苏的天子笑果然名不虚传,这后劲可真......足啊。魏无羡趴在桌子上捧着头,以一个清奇的角度屏蔽江澄丢来的眼刀。


“魏无羡!出去罚站!”


蓝气人怎么会叫到自己呢?前面不是有一个......魏无羡抬头,看见前面那位不知道是哪家的仁兄也摇摇欲坠昏昏欲睡,根本无法为他提供必要的保障。


不是啊,前面不是一个端方雅正的蓝家嫡系子弟吗?我特意挑的这个位置的啊......魏无羡一脸被坑了的表情,难得一句话都没反驳就乖乖出去了。


是幻觉吗?


不知是不是因为姑苏名酿天子笑,魏无羡的头更疼了。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魏无羡对喝酒被发现这种事,也算是早有预料,甚至是抄蓝家家规这种没有新意的惩罚他都料到了。


他只是没有预料到他会被蓝气人扔到一个人都没有的藏书阁,偌大一个藏书阁空空荡荡,感觉跟进了鬼一样。


这样也好,自由嘛。


魏无羡先去糟蹋书架上的书们,拿一本扔一本,心说连个春宫图都没有真是无聊。然后又把这个烛台这边摆摆那个书桌那边放放,把藏书阁弄得面目全非。算算时间到了看玉兰最好的时候了又打开窗户看玉兰,伸手这了花枝不说还想跳下去吓满面阴沉的江澄一下,被窗户上的禁制阻拦这才作罢。


天快黑了的时候魏无羡不情不愿的做到桌子旁,提笔蘸了墨汁刚要写字,又心念一动画了个小人,一个蓝家嫡系子弟,正端正的坐在桌子旁看书。他没给那人的眼睛涂色,这样的话就可以显得他的眼瞳颜色很淡,淡如琉璃。


魏无羡满意的看着这幅画,却毫无征兆的哭出来,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就哭了。他睁着一双泪眼在华中少年鬓上画了一朵花,本想捧腹大笑却哭得更厉害了。


是失去了什么吗?他茫然的想,刚画好的少年被他的眼泪晕成满纸乱墨。


抄完家规他就出去了,一刻也不留。在云深不知处剩下的日子里他依然到处招猫逗狗为祸四方。但他似乎在躲着泽芜君,别人看不出来,江澄还看不出来吗?


“你怎么老躲着泽芜君?他用了哪门子仙法制服你的?我也学学去。”江澄半开玩笑。


“去去去,谁怕他了。”魏无羡假装不耐烦,举起酒坛子喝了一口天子笑。


总不能说泽芜君像一个人,但又不很像他吧。


 


后来人们传说魏无羡独自一人击杀屠戮玄武,云梦江氏被温家灭门,最后只有现任宗主江澄活了下来。那个魏无羡啊,被扔上乱葬岗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了,真是命大,就是跟变了个人似的,阴森森的。


是吧,他入魔了。


魏无羡没想过最后杀他的人是江澄,却并不觉得意外。从此恩怨两清了吧,就是不能再喝天子笑了,他这样想,也算欣然赴死。


少了点什么。


重生之后他干了很多事,帮了很多人,揭穿了很多阴谋诡计。江澄不是那个会在他喝醉后死命给他灌醒酒汤,还为他向蓝气人撒谎的孩子了,他放不下以前。魏无羡倒觉得无所谓,孤身一人闯荡天下也很好,他选的这只驴子挺有灵性,就是不老实,得时时刻刻钓个苹果在前面才肯当坐骑。而且没了江澄管,他又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喝酒了,姑苏的天子笑他可是惦记了很久了。


还是少了什么。


偶尔他回云梦莲花坞,像小时候一样蹭蹭爬到树上。逗弄完小鸟之后他全身心放松,竟然从树上摔下来。


真的少了什么。


游览天下到一半的时候他遇见了绵绵,她站在自己的丈夫旁边,笑容安恬美满。


魏无羡终于发觉自己少的到底是什么。


少一个,在前面牵驴子的人。


少一个,在树下接住他的人。


少一个,为他藏下两坛天子笑的人。

评论

热度(84)

  1. 制杖唐远川六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