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双杰亲情/曦澄】谁还没个钱了咋的了?

霁玉无离:

预警,以及,看清楚标题!还有,文不对题存在
*一个恶搞,ooc剧毒,你的相声演员已上线
*空间又现一个小学生炫富
*主双杰,曦澄有点少tag略发虚,但还是要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放飞自我,虽然觉得这个适合pa但我有个曦澄梗很想用
*双杰亲情设定,澄澄羡羡不吃药设定
*别打我别打我别打我
*江澄退位居住云深,双杰和解设定
*放上来就跑,啊其实可以当做平行世界的(就是给ooc找借口吧你)


“我这莲花坞一砖一瓦都是拿最好的土做的,那可是天山来的,你们这些普通的人,买的起吗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了。”


“噗,胡扯,这明明是我的莲花坞!”


世人皆说,这夷陵老祖与三毒圣手,水火不容,尤其是三毒圣手,多年来依旧耿耿于怀怨恨着对方。


对此,蓝家一众弟子真的很想说:可拉到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蓝景仪抱着扫帚,眼睁睁看着二人勾肩搭背——也不能算,只是魏无羡把半个身子挂在江澄身上,而江澄一直在努力把他扒拉下去。


嗯,这没什么,关键是,老祖前辈向来一副笑颜,相当正常,可是脸上从来都是一抹讥傲阴戾 ,要笑也是冷笑皮笑肉不笑的江宗主,居然也是一脸笑意,以及对老祖的嫌弃。


有点毛骨悚然,令人害怕。


蓝景仪嗷的叫了一声抱着头蹲下,哆哆嗦嗦想这不会是个假的江宗主吧。


这还真不是,只是这俩人整日清汤寡水满嘴苦味,实在熬不住,溜了,下山遇见了些奇葩的事情。


凡者艳羡仙家,孩童多多少少受到影响,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总会扮演各家杰出名士。他俩坐在酒楼里,靠着窗,窗下有一巷子,青板石路不知通向何方。这巷子生的另类,两段细长,中间,也就这酒楼下,却很宽阔,这样一来,中间做戏,两边是看不到的。


接近晌午,酒楼人群座无虚席,小二手脚还算利索,上了菜,露笑,一句二位慢用还没说出来,窗外传来孩童嘻嘻哈哈的笑声。


那小二听了,不住陪笑,解释说这片人家做饭都较迟,旁人的饭点,就是这群孩子的玩闹的时候。


江澄给自己倒了盏酒,倒是不介意,魏无羡偏头看去,突然噗嗤笑出声,乐不可支,却不忘摆摆手,说了句没事没事,遣退小二。


江澄喝完一杯酒,魏无羡在笑。


江澄夹走一块鸭脯,魏无羡还在笑。


江澄终于是忍无可忍了,一拍筷子:“你到底是来吃饭还是来笑的!”


魏无羡使劲在自己腿上捏了几下,止住了笑,拎起一壶酒直接就灌,完了咂砸嘴,意犹未尽,然后指了指窗户外面:“江澄你瞅眼那群小孩。”


“有什么可瞧的,不过普通百姓家的小孩,是长了长三头六臂,还是腾云驾雾即将羽化登仙,能让你笑成这样?”江澄懒得理会他,只当他憋久了脑子里的弦不太对,自顾自的下箸。


魏无羡下手及其利索,抢在江澄前带走了鱼腹上的嫩肉,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大意是江澄你快看看真的好笑。


江澄道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顺势偏头去看,一看不打紧,他原本正在剥虾,虾仁直直滑落,魏无羡早就盯着了,那虾顺理成章来到魏无羡的胃里。


何事让江澄悚成这样?


先前就讲了,这些孩子最爱不过扮演,巧了,这群娃娃也是,蓝家金家魏无羡,那自然少不了云梦江氏了。


那一身紫衣演着江澄的孩子实打实的瓷实,长得虎头虎脑,偏偏还要学着江澄一脸冷傲,演魏婴的那个瘦巴巴的,典型营养不良。旁边还有俩双璧,倒挺还原,至少,人家也还是对双胞胎。


然而是俩小姑娘。


偏偏魏无羡又是个爱演的,仿着怨妇,幽幽开口:“江大宗主,你看‘你’,在看‘我’简直是虐待啊,”筷子沾了些酒抹到脸上,也不怕辣,还想再说,迎面而来一个糯米团。


手动堵嘴,江澄冷漠收回筷子,并不打算理会对方。魏无羡嚼了几口团子,脸色一变。


然后给江澄也塞了一个。


江澄和魏无羡从小在桌上抢到大,从来没想过对方会主动让出来,被魏无羡偷袭成功,猝不及防咬了下去,满嘴苦涩。


团子的馅,是没去芯的莲子。


气氛一时间凝固了。


“咳,店家说是新菜品,就叫来想试一下。”


“江澄你还说没虐待我。”


“你就是在虐待我!”


一时间响起了三把声音,一把“虐待”从窗外传来。


‘江澄’气呼呼举起来手,质问:“凭什么零钱都拿去买笛子当陈情,就给我一个草戒指当紫电?”


对方一叉腰:“夷陵老祖的陈情是天山红木为材,专请东瀛大师打造的,上千黄金,就算是仿品,也要是最贵的,紫电哪里贵的过它,你买的起吗?就算这样我还不是说不要就不要了,草戒指当紫电就够了。”


旁边俩双璧满是冷漠,一个说着姐姐他是不是傻子,另外一个说不想和他俩玩了,听巷子另一端有人唤她们,齐齐脆生生应了句来啦,扔下俩小男孩跑了。


小胖澄委屈,可是他说不出来,因为那个‘魏婴’说来劲了,甚至扯到“我家蒸蛋每次都能放三个,三个!那可都是天山散养鸡下的蛋,你吃的起吗?”


末了接一句,所以你就别在意这些了。


“什么鬼啊现在的小孩都是这样的吗哈哈哈,和天山杠上了是吧,哎呦我的肚子,唉我是那种人吗哈哈哈,这也太不专业点了还不如上次遇见的那群小孩,笑死……卧槽江澄你冷静!”


魏无羡早已被这逻辑打折,笑的前仰后合,余光扫到江澄,一口气噎住,差点打了个嗝。


坏了坏了生气了,这个表情,大事不妙。


江澄面色阴沉,嘴角缓缓翘起,杏眼微合,复而抬眼看向魏无羡。


“哦,紫电,贵不过,陈,情?”


“……QWQ师弟这不关我的事啊。”


顽童欺负老祖啦,都在坑老祖!


这是一个起因,很明显的结局。至于江澄怎么少有笑的开怀,还是因为魏无羡。


魏无羡这个人,平生最擅长撒泼耍赖,以及耍宝。


嫁出去后,技能更上一层楼。


啊开玩笑的。


行至云深不知处的大门之前,魏无羡突然开口唤道:“江澄你回头看看呗?”


江澄其实也知道孩童年幼无知,不可当真,多年家主不是白当的,自然不可能一直放在心上,实际上,这会已经不怎么气了,便依言,回头看他。然心里总有一种微妙的不详预感。


先前说过,魏婴是个会演的,也是个爱演的。


江澄的这种预感大概就是所谓的前方高能吧。


只见魏婴摆了一个极其夸张动作,反正我是没法形容你们自己脑补吧——一右手上一下垫着陈情,左手掐着兰花指,掐着嗓子,尖声嚎到——


“天山红木,价值连城。”


“手工制作,费心费力。”


“你们买不起!”然后,他大大翻了一个白眼,接道:


“老祖,不要了!哎江澄你看我记性可以吧演的挺像对不对。”


江澄肤色白皙,此刻就很明显看的清他双颊涨的通红,然后,还是没忍住笑出来。他边笑边骂:“魏无羡,你还要不要脸了?”


魏婴很自然凑过来搭住他的肩:“反正是自家人嘛。”


自家人。


江澄低低笑了数声,试图把他扒拉下去,颇有些嫌弃的意思,魏无羡毫不在意,反而像是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江澄我觉得这个挺好玩。”


“!你闭嘴!”


于是等他们走进云深就是开头那一幕了。


然而不是蓝景仪小可爱一个人看见这幅不寻常的画面。


魏无羡在路口转了个弯,说是要去找他家二哥哥了,江澄无力挥挥手,暗暗发誓下次再也不出去和魏婴一起鬼混,压根不记得他说过这话多次。


他向另一个路口走去,梧桐树下斑驳画影,白衣飘然入红尘,温和煦雅的一个人,看着他,向他笑。


江澄怔愣,似是没想到蓝涣会在这,啧了一声,快步上前和他并肩而行:“你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时候来的啊,这可不太清楚,总之是全看到了。”


“哦,那我可要灭口了。”


“真凶啊。”蓝涣神色温柔,眼里慢慢映地,都是他。


江澄也是说说,自然不可能真去灭口,只不过,他忽得,真真是促狭的笑了,缓缓开口,开起了魏无羡刚刚一路讲过来的笑话。


“不凶也可以,不过,虽然泽芜君是世家公子榜第一,又是蓝家一家之主,姑娘争先恐后想嫁,真是十分难得,嗯,不要了。”


蓝涣见他眼里都是笑,知道他在耍,无奈叹口气,也捂着胸口陪他演:“真伤心,那么,三毒圣手我也不要了,我想要一个江澄来弥补一下。”


江澄一挑眉:“可以啊,只不过,我要一个蓝涣来换。”


“妙哉,”蓝涣将他拥进怀中“正好我有,正好你是。”


“你肯不肯?”


“乐意至极。”


若有旁人路过,就能看见蓝宗主和蓝家主母交错的身影。


似是天生一对。


FIN



解释一下最后这个梗,因为古代平辈间叫人都是喊字,喊名字是不礼貌的,只有极其亲近的人才能喊名字 更不要说昵称。


泽芜君,三毒圣手,各是一家之主,是宗族楷模,是一方安定,是天下人的泽芜三毒。


可只有江澄蓝涣,是属于对方的,除了亲人外的亲密。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