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浔兮Ari:

  风与海(连&川)

ps:小号抽了一个一目连,然后荒川就来了,感觉最近总是被人发狗粮呢==然后灵感突发,呼啦啦写了这篇文,不喜勿喷哦

------------分割线--------------

  一目连是在午夜来到这个寮的。  

   环视寮内,十分破旧的房子,空旷的回廊,仅有晴明大人和神乐大人迎接。

  他怎么会来这种破寮?

  要不是因为那个人,他才不会一气之下闯进来呢。

  尚未觉醒的姑姑带着白狼姐姐和傀儡师前来行礼:“欢迎一目连大人。”

  雪女和三尾狐从另一间屋子走出来:“欢迎一目连大人大驾光临!”

  他算是礼貌地点点头,“以后请多多关照。”

  莹草端着盘子一蹦一蹦地跳过来:“大人请用。”盘子里是一个一级的大吉达摩和一个御行达摩。

  这好像是寮里仅有的存货了。

  他身后的神龙不满地哼了一声,好像在埋怨他:“你瞎了眼?怎么会来这种连sr都没有几个的破寮?!”

  他轻轻安抚神龙:“不急,这里的阴阳师既然能把我召唤出来,那以后的sr式神不用愁了。”

  他指了指面前的式神们:“你看啊,有群攻有单体输出,有奶妈还有控制系,齐了! ”

 

  他下意识想起另一个寮:六星满级的姑姑、茨木和狗子,五星满级的森林之姬;奶量丰富的桃花娘,莹草姐姐和金鱼爷爷;就连鲤鱼姐姐都是四星满级,加的泡泡之盾大天狗都吹不破……

  还有那一个人,刚升五星,却张狂的要死。

  那时候,还是三星的一目连抬头看着四星满级的他指挥着海浪,游刃有余。

  “每天跟鱼和水打交道,怪不得你这么湿。”一目连诚实地望着他这么说道。

  他嘴角一弯,俯下身来勾住一目连的下巴:“你使唤风,却只能像我妹妹一样加个盾顺带加点镜姬属性,而不能像大天狗一样呼风唤雨;我是湿,可是比起你来,我的攻击很好了 。”

 

  “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大人?”

  他这才回过神来:“嗯?”

  眼前依然是那个破旧的寮,莹草爸爸一脸疑惑地望着他。

  “一目连大人,这是你的房间,正对着池塘,池塘里面住着椒图姐姐和鲤鱼姐姐。”

  “哦,好的。”

“现在是午夜,神乐大人让您好好休息,明天去讨伐八岐大蛇。”

 

  他躺在年代已久却很干净的木地板上,身后的神龙现在正蜷缩在一旁。

  虚空中突然传来一句话:“不要怕,吾在汝旁边呢。”

  他惊醒,四下环顾,才发现原来是一场梦。

 

  那时候八百大人带着他去讨伐第十层的八岐大蛇。

  他那时还是第一次出场去讨伐大蛇,其余的人都是久经沙场很淡定,只有他见到如此狰狞的大蛇,全然忘了给队友加盾。结果死伤惨重,要不是有桃花娘的复活,身为主力的茨木就没了。

  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身边的那个人侧头看他,脸上带着不知是鼓励还是嘲讽的笑,说了一句:“不要怕,吾在汝旁边呢。”

  低沉的声音让一目连浑身一震。

  那个人说完,一抬手,巨浪滔天,八岐大蛇瘫倒在他脚下。

  “赢了!”八百大人拍拍手,“不过小目连还要加油哦。”

……

 

  第二天,神乐带着一众式神前去讨伐第四层的大蛇。

  才第四层,却打得如此吃力。一目连心想,忙不迭地给队友加盾。

  一局下来,神乐大人累得抱住身旁的白藏主不动;姑姑其实也很累,不过只是喘了口气,没有太多表示;白狼姐姐默默地拉弓搭弦,苦苦地练习着弓道。

 

  接下来是觉醒。也是第四层,不过好打一些。稍稍恢复体力的姑姑一个天翔鹤斩,也能打死对面两三只小怪。

 

  回到寮里,晴明大人数了数觉醒材料,高兴地跳起:“可以给姑姑觉醒啦!”

  院子里的小纸人抹着眼泪:“恭喜姑姑成为我们寮第二个觉醒的sr!”

  不过,没有皮肤啊。

  喜极而泣的姑姑笑着说:“不碍事,这身衣服已经很好了。”

 

  “今天是个普天同庆的日子,我决定去抽符!”晴明大人奔去召唤阵旁,呼啦啦地写下一张符:“急急如律令!”

在大家焦急的等待下,从召唤阵里站起一个扎着粉色长马尾的女孩:“咿——哒哟!”

  神乐强颜欢笑:“没事,跳跳妹妹来了,妖狐也快了。”

  跳跳妹妹捂着脸:“本来想拉着狐狸大叔来的,可是大叔旁边的大天狗就是不让他来,好伤心啊……”

 

  全体沉默。

……

 

  另一个寮里。

  四星满级的莹草爸爸好心地跟他说:“还在为那件事纠结吗?”

  “吾的一目连去哪里了?!”

  他烦闷地一挥手,海浪滔天,隐隐透着怒气。

  一目连已经离家出走了差不多一个月,也是该回来了。怎么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难道吾真的气到他了?

  “小生这里或许能帮到忙。”妖狐扇着扇子,脸上带着笑。

  “前几天我让跳跳妹妹去其他寮打探了呢。现在她传话过来,一目连大人在一所破寮里生活呢。”

  他放下手里的鱼,面无表情指了指妖狐身后。

  一脸茫然的妖狐一转头,看到了微笑的大天狗。

  “听说你跟跳跳妹妹玩的很好?”大天狗背上的翅膀不怀好意地张开。

  妖狐尬笑:“不、不是那样的……”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子:“八百大人,我可能要离开寮了。抱歉,但是我会去说服青行灯来寮里的。”随后,他转向一旁的海坊主:“那个破寮里怎么可能没有我妹妹呢?传话下去,告诉我妹妹,我在找那个一目连。”

   ……

 

  一目连坐在水池边,无聊地把脚探进冰凉的水里。

  那个蠢货,我都失踪这么久了,就不担心?

  还是,自己自作多情……

 

    突然,脚边的水里冒出泡泡,鲤鱼精跃出水面,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又落入水中,溅起的水花差点泼一目连一身。

 

  “一目连大人吗?我哥哥的手下传话过来了,我哥哥在找你呢!”

    他一惊,却强装淡定:“怎么可能?你的哥哥怎么会找我?况且,你怎么知道?”

    鲤鱼精笑着指指不知何时浮上水面的椒图:“水族有特殊的交流方式,刚刚椒图妹妹的涓流接通了另一个寮里的四星椒图姐姐,那边传话过来的。”

 

  一目连失笑:“他在找我?他怎么可能找得到我?”

    他不知道我在哪里,况且……我肩负着这个寮的使命。

    其实都怪我……当初为什么要和他生气呢?

 

    那天,一目连被那个人逼到墙角:“你要干什么?”

    那个人一手撑着墙,笑得酣畅淋漓,嘴里有很浓的酒味:“你说我要干什么?”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平常君主的样子。

    那个笑容,在一目连的心里刻下了深深地一道印记。

    一目连拼命挣脱他,好不容易跑出来,却遭受到了附近敌对寮的攻击。

    对方见他一个人,便以多欺少,叫许多r级的小妖打他,他的风神之护都挡不住那么猛烈的攻击。

    当他伤痕累累地回到寮里,已是深夜。草爸爸忙上来给他疗伤,而那个人只是在一旁说:“从哪里回来的?还知道回来?”

     一目连怒不可遏,一把挣脱莹草的手,喊道:“既然这样,我一目连,从此再不踏入这个寮门一步!”

    说完,一目连甩袖而去,寮门被重重关上。

 

    其实一目连不知道,那个人在他跑走之后一直在找他。

    其实一目连不知道,那个人在夜里视力不好,看不见他身上的伤疤。

    其实一目连不知道,那个人在他离家出走之后,一怒之下带着水族把敌对寮给拆了。

 

    一目连本是神,只是因为人们不再供奉他而沦落为妖。就算这样,他还是竭力保护他人,自己再怎么受伤,也不会说出来。

    那个人,是第一个走进他心里的人。

    从讨伐八岐大蛇那时,那个人对他说“不要怕,吾在汝旁边呢”开始,那个人说的每一句话,一目连都记在心里。

    终于有人肯保护他了么。

    终于有人注意到他消失来寻找他了么。

    他不再是毫无存在感的人了。

    ……

 

  “最后一张符了,看来也应该是r吧。”一目连听到晴明大人这样说。

  “急急如律……令……”

    金光闪过,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站在召唤阵里。

    那个背影……好熟悉……

  “哇!第二个ssr啊啊啊啊!”他听到晴明大人蹦起来尖叫。

  一目连下意识站了起来,连鞋也没穿,就向召唤阵走去。湿漉漉的脚踏过干净的地板,留下一个个脚印。

 

   那个人站在召唤阵里,手持扇子,嘴角一弯。

  “一目连,吾来找汝了。”

  一目连突然愣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真的是他……

 

  那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召唤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却略显欣喜:“吾知道汝已肩负重任,所以吾来了,陪汝一起留在这里。”

  一目连身后的神龙开心地飞上天空,在空中盘旋。

 

  那个人走到一目连面前,勾住他的下巴。

  “记住了,吾乃,荒川之主。吾这一生,只爱一目连。”

 

-终-


评论

热度(61)

  1. 制杖唐远川浔兮Ari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