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知乎体】如何评价《天官赐福》中的雨师篁以及其价值观

朽木家的Rukia:

@一寸青瓷 


(说明:粉丝向,接受异议但不接受撕逼,ky请退散。


同体式相关文章:谢怜




“给予和接受都是一份馈赠,既需要谦逊,也需要勇气。”——蕾秋·乔伊斯《一个人的朝圣》


想从雨师给人的感觉提起,善良温柔娴静淳朴——这些你我已经知道了,可是知道这些和没有知道,其实并无区别。ACG中善良温柔娴静淳朴的形象很多,雨师如果只有这些,与没有无异。让一个人物活起来是作家的基本技能,我们就说说雨师这个角色,她是如何在细节上变成一个真人的。


 



  • 此时无声胜有声



雨师有一个很大的特征,她话不多。可能因为她太温柔了,我们不太能一下子察觉出她是个行动派来,可是自刎是她,灯宴第一个报数了事是她,试探君吾带花城到仙京来也是她,我们没有理由否认她是个行动派。不标榜自己的功德,也很少去和别的神官进行社交,低调是一览无余了,同时我们还能发现,每次要找人帮忙的时候,大家往往最后一个想起来的人是雨师,真正能帮上忙的也是雨师。


雨师一介弱女子,这种评价若放到了灵文身上我们恐怕还得掂量掂量,但用来说雨师其实没什么问题。多年在皇宫以及后来升了天,雨师其实都把一个道理拿捏的很准——做对别人有用处,同时也让自己喜欢的一个神。


对别人有用,事事才留有余地;让自己喜欢,生活才有意义。就像农民种稻子,要卖也要留着吃,对外我们说农民伯伯辛勤地耕耘,那当然了,人家前提先得是把自己给养活了吧?


所以有益和有意义啊,我想雨师会更青睐后者,那当然两全其美最好了。


雨师没有废话,其实很是爽快利落的一个女子,只是不怎么有侠客气息,大家久而久之便会把雨师分为两个人格来着了,一个是尽忠报国的忠烈公主,一个是宽宏大度到了某种神境的温柔姐姐。


国恨家仇?不报?忘了吗?


当然不可能,要是那么容易就忘了,当初也不会选择自刎。雨师对上裴将军,两人往往是久久无话,裴将军也是可怜人,你说谁对谁错了?都是站在自己国家的立场上。我便时常觉得,裴将军打心里其实是很佩服雨师的。他们虽然不说话,没有“我不会忘记的”也没有“我原谅你”,其实比说什么都能表达出更有力的悲哀。


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雨师和裴将军这仇,即使不报,也永远不会了了。梁子结大了,你再怎么也只能是不追究,说这事就这么完了我们两相忘吧当谁也不欠谁的,没有可能。


雨师身上的局,是一个罗生门,本无答案,自然就无从破解。


这世上的人你得罪我一个,我得罪他一个,根本是没完没了的。或许像魔道中金光瑶说的那样,“总要有个起头的人”,他不介意当那个起头的人(当然最后他也做了结尾的),而雨师呢,从不介意当那个结尾的人。


沉默有时可以说是雨师最大的武器了,注意我不是说雨师话废。而是吵架这事情吧,它总得有两张嘴。雨师不说话,冲突的可能就小了很多,否则和裴将军两人对上了,整个仙京都不会好过。


在整本书里很明显地默默做着承受者的有两个人,一个叫雨师篁,一个叫谢怜。


我们虽然说雨师这个人身上不太看得出侠气来,我也不太想象得出雨师把酒当歌是什么样子,但她那种话不多而颇厚重,宅心世外的态度里,却隐隐可见她的侠骨


如果要找一个和雨师比较相似的文学形象,我想英国作家哈代笔下的苔丝算是比较合适的了。


想想看一个女子蓑衣斗笠,骑着老牛四海为家,东播稻谷西种牧草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极尽低调,便觉得她是以小化大、随遇而安,很是真正看透了红尘。


 



  • 普天之下,唯有老庄——超脱的勇敢



“这世上最大的善良,莫过于替他人赎罪。”——《悲惨世界》


如果要谈雨师的话,长久会想起《悲惨世界》中的这句话,虽然它不一定全对。


其次要说的,是雨师身上的勇敢,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那种勇敢,和黑恶势力作斗争什么的,因为雨师的勇敢里,有一种超脱


二八芳龄,贵为公主,金枝玉叶养大的,你能找出第二个为国自杀的人吗?


为什么和其他的孩子在同一个皇宫里长大,接受的是同样的教育,其他孩子哭着喊着要求父王去送命,雨师却能站出来?


因为雨师的价值观是很不一样的,从不让老百姓花钱点灯就能看得出来,首先她是心系天下了,其次她可能认为,一己之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要知道,让一个人自杀,要么她活得够了,要么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自己付出的。雨师这么清澈的眼睛,显然她看得见这个世界的美好,说她是活够了不想活,那就有点牵强附会了;但她身上倒有一点革命先烈的影子,我们换句话说,她觉得以一死救万人,这笔买卖是值得的。


其实放到我们今天来想一想,不禁要问那个大家都已熟悉的问题了,一列火车轧死一百个人和轧死一个人,区别大吗?哪头重哪头轻呢?


但这个问题的前提,是你用上帝视角来看。


如果我们把自己代入进去变成轧死的那一个人,旁边还有一百个人,估计你一下子就可以做出选择了。


但是雨师没这么觉得。


对于一个当时还是半大孩子的她来说,做出这种决定是需要天大的魄力的,但光有魄力也不行,她的价值观一定也对她这种行动做出了什么促使。


我们换句话说,像之前提到的,她觉得死亡没什么。


普天之下,我们除去革命的前辈们,有几人如斯?


苦思冥想,唯有老庄。


但其中仍然存在了微妙的不同之处,老子愿人民都过上“老死不相往来”的无为生活,雨师要的显然不是这种生活。


这就是关键了,我不是指雨师看淡死亡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她身上有一种强悍、创新的集体意识,这种意识是完全自觉的,促使了她放弃生命。


那么我们就来做一个价值的分解。大家都知道人的价值分为两部分,个人价值也就是索取,以及社会价值也就是贡献。通常情况下,要求一个人只奉献不索取是会逼死一个人的,只有一种情况除外,就是已经无所求了。问题在于我们压根看不出来雨师有向别人要求过什么,那这个人物就有点奇怪了,甚至我们说她已经一只脚踏进虚无主义的门槛了。但雨师之真实,又的确是清晰可见的——在于细节


做人设,靠设定性格经历等等就想塑造一个生命,不存在的。


一定要有细节,没有细节就显得很单薄,就是个纸片人。


一定是要把人物先设置好,给她一个场景,剩下的就交给人物自己,作家所要做的就是观察。


所以有了不让百姓花钱买灯点的雨师,有了给谢怜带土产的雨师,有了找宣姬叙旧聊天的雨师。


在这些细节的填充下,雨师这个角色才慢慢地鲜活了起来。


接下来,我还要说一个挺大也挺不明显的细节问题——我猜秀秀打心里是非常喜欢雨师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好好地回忆一下,点灯那一段。


文章里做了解释,雨师觉得这些太劳民伤财,所以只让农民们送点水果蔬菜什么的,灯就别摆了。


然后我们看到她第一个起头报数,“一盏。”


问题就在这里,都说了不让点灯花钱了,为什么不是一盏都没有,而是一盏呢?写一盏都没有,难道不更能显出和其他神官之间的反差吗?


你想想看,雨师兢兢业业一年下来,她负责管理雨水,那意味着什么?


雨师,没有见过属于自己的灯火,但她还是成就了他人丰收季节的笑颜。


你连一盏灯都不给她点?这样合适吗?


不知道这个静若幽兰的恬淡女子在看到这盏灯时,那小小的一簇灯火是否能溅落她心湖里的玄冰。


 



  • 返璞归真与“执”璞“守”真(当然此璞非彼璞,此真亦非彼真)



雨师身上最大的闪光点当然还是善良了,可回归到“善”这个话题,我们就不得不说到谢怜。


我个人认为,雨师的善良与谢怜的善良,其实是有着一些差别的。如小标题,雨师是一路安安稳稳地秉持了这种“善”,而谢怜是上刀山下火海,终于寻找到了“善”的终极。


哪一种更难我不清楚,哪一种更痛苦我也不知道。


这样的雨师,时而柔弱些让你觉得她与全局无关,时而关键时刻不可或缺,这样的人用“坚韧”形容很合适。她自杀的那个环节或许一度会让你认为她十分忠烈决绝,把生活抛在了脑后。但信我的,她啊,最懂得怎样“活着”。所有抵达了“同死生,轻去就”境界的人,都清楚明白地懂得。


 



  • 攻城容易守城难



在仙乐灭国整件事情中,有一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


永安是仙乐之下的没错,出了旱灾,可能是仙乐国当时根本没有哪个驻镇的神官是管水的,于是永安人便去求太子殿下,然后就有了跑到别的国家问雨师接雨笠的事情。


法宝是不能乱给的,这点我们都知道,雨师和谢怜都没来得及见上一面,两人对对方都不熟悉,况且当时谢怜刚升天不久,因为太激动有些过于张扬了,雨师是很低调的人,谢怜对上她,雨师不应该会这么轻易地借法宝给他。


所以对谢怜的考验这一环十分关键。


雨师很聪明,她想看到的,只是谢怜的诚恳,想救人、又很诚恳,这便足够了。


雨师能稳稳当当地在雨师这个位子上坐这么多年,不露头也能受到大家的敬重,不是没有道理的。很难想象,她似乎没有突出而鲜明的立场,又不像其他神官那样抱团随波逐流去,像灵文所说,雨师连个人喜好都没人知道。她给人感觉就像雨一样,可以随风爱飘到哪儿飘到哪儿去,但有一点不变的,是雨永远在下落而不会往上飘,永远亲近厚重而可靠的大地。


这是雨师横亘于天地之间,天有变,道却不变的原则。


无根之水,可以飘去任何一个远方,唯一不变的只有下降,像拥抱宿命,淡淡然如浮脂,如苇草。看无常左右命途,太虚盈满炎凉。世道是叵测的,什么都能改变,却也在水往低处流这般的定律前败下阵来。


雨师的身上,对命数的坦然接受和奋起抗争都说得通,这种矛盾淋漓尽致,使她在四名景中或不可缺。


雨师如水,不是如沸海潮,也不是山涧幽潭,是久旱甘霖,是天下福泽。


《老子》中有这样很有名的一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比较权威的解释是说至高的品性像水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不与世人一般见识、不与世人争一时之长短,做到至柔却能容天下的胸襟和气度。


上善若水,以柔克刚,如是雨师篁。


 

评论

热度(124)

  1. 制杖唐远川朽木家的Ruk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