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杖唐远川

关于水师“不上供就翻船”的一点感想

霉菌:


【个人观点,不喜请绕道,谢谢】


师无渡有两个最直观的特点:傲气,有钱。


钱财挂在身外,不吝破费;傲气生在骨子里,至死不灭。


说起他横,“不上供就翻船”,就算你再大的官员、再强的权贵、再富的商贾,不上供就给我喝水去吧。


而反过来是否意味着,上了供就能保平安。即使是再穷的渔民、再苦的百姓、再弱的鳏寡,只要上了供——哪怕根本供不起金银像、只能供泥巴像,甚至说穷到只能供几碟子瓜果菜肴、烧几炷香,但是你信他了供他了念他了——那水师大人就会保你平平安安。


水师的契约精神很强啊。你只要信我、拜我,我就无论如何都保你平安。否则要是信徒上了供后还翻船受伤,拜了水师还不灵验,他的名声肯定要受损。师无渡那么傲的一个人,是决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的吧。


他要求上供,其实看重的不是贡品吧,重要的是有人信他,他的尊严和傲气就得到承认,从而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守护渔民们安全的同时,师无渡也守护着他自己的名声——我师无渡的信徒不许受到任何伤害。


汪洋河海之下,蠢蠢欲动着多少妖魔鬼怪,师无渡一己之力镇压辖内水域几百年,要上供也是正常需求。修炼灵力要买天材地宝,保养法器定也少不了开销。


公民还要向ZF缴税呢。师无渡出力维稳,要求信徒上供,有哪里不对吗?


水师掌财,地位极高,说明天官背景下商业极其发达,又能反映出当时社会安定富庶,人口肯定是很多的。以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宋朝作参考,人口大概有一亿,天官的世界估计也差不离。


然而即便是水师飞升后几百年了,中秋宴上的长明灯也只有七百一十八盏。一亿后头缀着9个零,长明灯只有三位数,而每一年来出海和走河运的人不计其数。能供得起长明灯的都是大户了,最多也就718户人家,剩下的连一年一盏的长明灯都供不起,平日里上供水师的花销又能是多少呢?草草计算一下成本,一个神官每天处理信徒祈愿、降妖除魔坐镇领地的同时还要盯着有没有浑水摸鱼的不上供的龟娃儿,一年365天无休连续工作个几百年,遇上难缠的鬼怪损伤个把仙器法宝,万一受伤了还得治疗……各类成本叠加,要是较真起来,把人间那些大户家底儿掏空了也抵不了的。


但是师无渡给的要求,只是“上供”——有钱的你捧钱场天经地义,没钱的你就捧个人场,拜一拜,信一信,念一念,诚心供个什么,水师大人必将保佑信徒平安。


而纵览酱缸似的上天庭,根据作者所言,多么糟污败坏的神仙都有。指不定对那些神仙私下里对不上供的信徒干出什么事呢。


可为什么仙京只盛传着师无渡的“横”,还把他称为“毒瘤”?在我眼里,他即使横得再明目张胆,都比那些坏得冠冕堂皇的神仙要好。


总之,师无渡横也横得坦坦荡荡,横也横得有原则。将自己的需求——上供,把这消灾的代价给信徒挑明了,我觉得这样的神官很靠谱。


——恕我再直言一句。我觉得在天官设定下(自然资源非全人类平等共享,而是被划分进神仙们的势力范围,其所有权开发权使用权转让权都归神官们自行分配),那些从人家水域里过还明知故犯不上供被翻了船之后却要骂水师的所谓“信徒”们,就像想要白嫖结果被怼回去还反过来骂画手写手的傻X。谁给他们那么大的勇气,怎恁厚的脸呢。

评论

热度(219)

  1. 制杖唐远川霉菌 转载了此文字